性欲的投射性认同在治疗关系中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10: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不难了解为什么治疗师经常选择避免将性当作一种关系现象来处理,并且以较不立即的术语来重新建构个案的性欲感受,例如:“你是否回想起在你生活中对任何人有类似的感受?”或者是“这是否使你想起以前所感受过的某件事?”诸如这些问题将治疗师与个案之间发生的事情带离当刻,并且将他再放回构成个案来接受治疗的遥远的过去或关系里。
  当将性带离“会谈室”而使它较不具有威胁性时,则包含在投射性认同里的客体关系擦肩而过。如果客体关系的治疗的重点是将个案的投射幻想的关系活生生地演出来的话,那么治疗师就必须愿意去成为个案的操纵目标。如果性欲是个案所知维持人们在关系中的唯一可靠的方法,那么治疗师必须小心谨慎,不要压抑了个案对性欲的表达。
  个案将爱欲成分引进关系里,而在治疗中演出性欲的投射性认同。举例来说,有些个案提供其性问题与性倾向的细节描述。女人会谈论深或浅的性交高潮,而男人会提供性爱事件的细节。其他有些个案倾向与定期在会谈中包括了双重性爱的资料,仿佛他们正在与治疗师玩某种性游戏。然而其他一些个案则坚持将治疗变成教室,他们与治疗师可以在其中谈论过时的性习俗和社会的性文化
  性欲的投射性认同的整体意图是性欲的满足,运用这些投射的方法,个案相信其他人会停留在与他们的关系中,是因为他们可以在性方面满足这些人,或者使他们觉得自己更有男子气概或更有女人味。从个案的角度来看,治疗师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治疗师可能自称他们与个案在一起是因为专业的承诺、人性的关怀,或者甚至是因为要赚钱,但个案打心底里相信,治疗师真正和他们在一起的唯一理由是因为性。对运用性欲的投射性认同的个案来说,所有关系的底线是提供爱欲的满足。
  使用性欲投射性认同的人,其自尊几乎完全被包封在性欲里。如同一位个案所说的“我只要是在床上就是美好的”。许多个案终其一生都相信,他们对别人的重要价值是在于他们能给别人的性满足有多少。
  治疗师如何辨别性欲的投射性认同?其答案是透过反移情关系而来。在与使用性欲的投射性认同的个案工作时的反应,简单地说,就是性骚动。治疗师觉得有快感、被色欲所诱惑、性欲被激起。这就是投射性认同的诱导部分意味着要产生的。如果投射性认同成功的话,治疗师的自然反移情就是性兴奋。
  如果说治疗师有任何失败的话,那么这失败可以说是他未能认识治疗师可能会对自己的个案心怀性欲感受,但却仍然是一个好的治疗师。真正构成失败的原因是这感受在反移情关系上起了作用。将理论的议题摆在一边,这等同于以最糟方式来挫败个案。屈服于个案的性欲的投射性认同,只会使个案的最深恐惧更加坚固:根本上他是不受欢迎的人,而且只有运用他所提供的性愉悦,才使得他人能容忍他。
  处理性欲的投射性认同的主要任务,是要将投射性认同所表达的深层意义带到最显著的地方。




上一篇:性是主导一切的——情欲的投射性认同
下一篇:罗曼罗兰、弗洛伊德、茨威格的一次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