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深处——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5—D1)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L提议的,B和我强烈支持,张老师也同意了,W和H一起跟进。D放假回家了,C忙着孩子安排工作的事,A说担心腰疼跟不上。所以,我们六人,还有L的年轻漂亮的妻子和一岁多的小宝宝一起参加了最后一次活动,L选的地点,白云山,时间,两天。
D1
    看到L的车,我很惊讶,竟然和张老师的车是同一种颜色,两辆深红色的车相随相伴,奔驰在青山绿水间,又有惊艳的感觉。它们并排停在停车场时,我说:象一对双胞胎。老师说:这是两辆男女车。我又仔细打量,的确,老师的车线条更显纤细秀丽,L的车即使前面的弧线,都有着硬度,这大概和选车型的人也有某种相似吧。星光灿烂的晚上,清凉幽静之处,这一对停靠一起的新车会不会呢喃耳语呢?
    开车在路上,L说着他的打算:找一个山清水秀处,喝茶,赏景。啊,我一下子被他带进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境界。细想想,这就是真正的L啊,从小被爷爷用绳子吊进井里打水喝,凡他参加的活动,都一杯一杯地喝水,又给大家一杯一杯地续水。
    细雨朦朦的山上,苍绿中笼罩着薄雾,清新宜人,凉而不寒,湿而不腻,城市中的春夏秋冬都找不来这种感觉,是山中独有的夏季的湿凉,我把它叫第五季吧。拾阶而上,体内积存的郁燥一点点消褪,身心越来越放松。如果山很近,每周上来闲逛一次该多么好啊。这样想着,就听到后面W和H开始叫累了,还听到老师说我在前面一定感觉是闲悠,我回头看看他们,笑着说:是啊,一闻到青草混着泥土的气息,就觉得熟悉,象回到了小时候的乡下。
    每次都是并不觉得累的时候,就停下来休息了,坐在青石板的台阶上,感觉到凉湿包围着身体,先浸透皮肤,钻进每一个毛孔,再深入骨骸。静!静中又听到瀑布低沉的轰鸣声。七绕八绕,进洞出洞,悬挂的瀑布越来越大了。在一个观景台,L给大家分水喝,我替他的妻子拉开背后的包,里面竟然都是水,老师说:L也不怕累着她,她也就听他的背了一路水。可不是一般的沉啊,我赶快把里面的水给每人拿了一瓶,剩下的还有!
    在能看到瀑布又有纪念品小店前的石凳上坐下,听L放声唱起了戏曲儿,L的老婆无限倾慕地仰望着他,小宝宝也也去缠他的腿,他轻轻拍拍宝贝,宝贝就乖乖地坐在旁边的石阶上等他,一连唱了两支,尽兴过瘾,我们都给了他掌声。起身下台阶走的时候,老师清了清嗓子,我以为他也要放声歌唱,却停止了,象是一个眼看要下水游泳的人,身子都伏向前去了,两只手臂在空中转了几圈,又不下了。我问老师,他说小时候很爱唱,在村里也是在当时叫什么队里的,可能是宣传队吧。那么是什么让他不能放纵高歌了呢?好象有什么在约束着啊。B是能放声在山里喊的,我是第二天早晨才有唱歌的愿望,在山脊上穿越白云时小声唱给自己听,W和H呢?可有想唱歌的时候?可能放开自己?总之,L在大自然面前是最自在的一个人了。过吊桥的时候,突然晃悠,不用转身看,也知是他了,抱着小孩还在那儿淘气。
    吊桥之后,左下就是九龙瀑布,一刹那,当水声、水色、水形、水雾,一起赴向你的时候,突然的兴奋和淘醉也从心底升起,在这种壮美面前,情不自禁地高举双臂,仿佛要拥抱它,怎么能抱得住呢?我把头发解开,希望风把它吹散得零乱、水雾把它浸透,寒凉彻骨地去抚慰内心的狂野。每个人都在这里都傻傻地照了好多相,我的帽子也丢在这儿了。
    回去的时候坐缆车,两人一组,我们七人需要有一个单独乘坐的,我觉得人人在这种时候本能地都需要有个伴增加点安全感,自己有勇气和胆量独处,就选择了单独的缆车。和瀑布相比,这时的心情反而平静,轻轻就是山谷间滑行过去了。看到老师下车后一直等着。
    在停车场的园林饭店吃饭,是因为店主人腿勤嘴勤,饭菜并没什么特色,有道菜名叫“小妮腿”,引得我们哈哈大笑,老师说这道菜是让男人点的,但听着并不舒服,恐怕吃起来也吓人。我猜想是鸡腿茹之类白滑圆润的,原来是一盘青菜,也没有特殊的味道。
    等着上菜的时候,看到两个五、六岁的孩子拉着一个三、四岁的脏兮兮的小女孩,姿势象绑架似的,很不正常。一会儿象妈妈的一个人把她解救回去了。一会儿又看到其中的一个孩子拉着小女孩,做武林高手的把子,后来在她的屁股上打得山响,女孩哭得哇哇叫,老师快要坐不住了,我也觉得不能这样看着不管,这时大概是爸爸或是叔叔过来了,把女孩抱起。老师说:这是个家里的受气包。我突然觉得,这是个被遣弃的孩子,父母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然,分别解救她的那个女的和那个男的,怎么能允许男孩子这样欺负自己的孩子呢?他们看到孩子被打怎么那么平静呢?
    晚饭后躺在床上休息,L一家三口来玩,宝贝已经睡了,我说放我这儿吧,因为我的床在最里面,外面他们可以把床凑在一起坐上打牌,邀我一起打,我说不会,老师笑着说我在做妈妈,呵呵。
    W问:张老师,你上哪个床?全体笑晕,老师笑着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W说:也不知道怎么问成了这样的话,老师说:那就是W想让上她的床,全体又笑晕,疲劳也减轻了。
    B也没有打牌,老师可能觉得我们会寂寞,就说:陈志敏,你不是喜欢那么?我说:什么?他说:咱回来的时候不是碰见有篝火晚会。我笑了,我不会跳舞,但我喜欢看星星。L的茶具和铁观音已经泡好,香香的,我喝了好几杯,然后和B一起出去了。
    饭后的散步实在是舒适,而且还是在山上。喧嚣的舞会半点也不吸引我们,走过去后幽静的山路上最适合说私密的话。B看到了满天繁星,我们同时仰望了一会儿,一时觉得心灵空明洁净。
    回来后躺着休息,听他们打牌的声音,朦朦胧胧的,只听见声音,听不见内容,后来听见H渺远的声音说:看A吧,半夜了还在发短信。下面老师解释时,我的耳朵就竖起来了:你说A来了没?他还是跟来了。他为什么不给陈志敏发,只给H发?因为陈志敏是老婆,对他没有吸引力,他也不发给我,不敢打扰父亲,所以就发给父亲的老婆。虽然这种关系模式已经分析过好几次了,但我听起来还是觉得新鲜清晰。只是我暗暗好笑,会有机会检验他说的话:A不发给我,其实是因为我很少响应他,因为回他一次,他就会象个缠人的孩子一样没完没了地问。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打牌结束的,重新起来洗漱之后,听到W在谈论H的睡衣:不性感。我看了看,紫色丝绸,胸前有大朵花,挺华丽的。又看了看W的,细细的吊带,浅浅的湖蓝上撒着零碎的小粉红花,是挺性感的。就问:是不是睡衣也能看出一个人的特点啊,她们一起说:是的。唉,我叹了口气:我的睡裙几乎是个童裙,白色棉布,上面有几朵小花,还带着荷叶边!




上一篇:游击队之歌——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4)
下一篇:白云深处——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5-D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