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之歌——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4)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老师在进门的右手边坐,A在门对面,门左边的空调风吹久了会凉,我很想坐最右边,但不习惯坐老师旁边,也不想坐A旁边,不安全,最后还是决定宁肯一直吹着冷风,也要坐左边的长椅上,坐下,软软的垫子,挺舒服的。这样,老师、A、我,就坐成了正三角。
一会儿,C来了,看了看A边的空位,坐下了;L坐在了A的右边;W进来,坐老师右边;H进来了,高声说着不坐A旁边,把椅子搬到了我和老师之间坐下,她竟然没有立刻想起来这样看老师不方便。老师把A的梦打印出来了,请W给大家念,W说让A自己念吧,不知道老师为什么坚持让W念,W就念了下来,并没有象上次笑成那样,慢慢还念成了普通话:(征得A的同意,把梦贴在下面)

“父亲让我把一个笨重的自行车从我们乡政府所在地骑回相距八里的老家。我骑着骑着轮子没气了,我让我父亲让修一下(他以前修过自行车),他正在在下棋,没有管,让我自己想办法法。我很生气,抱怨,哪有这样的父亲?我腰不好,还得让我自己推着车找地方修。……我给我我侄子打电话,他开着车要回老家,正好可以把自行车给他。他在一个高台处,有几丈高。我在高台下面,台壁像楼墙,我带着自行车向上爬,很吃力,快到台顶大概一米时,爬不动了。我想放弃,但没有,我坚信坚持就是胜利,但努力很久就是没效果。后来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一手抠墙,一手把自行车举上去不就行了吗?照此做,完成。下来,到另一个地方。走上一条路,阴森可怕,头顶是茂密的树冠,我总害怕有蛇从上面落下落到身上,但我想,只管大胆走,落不下来好,落下是命,管他哩。很庆幸顺利走出那条路。又到了一块田地,更难走。风特别大,举步维艰。但我不放弃,虽然目标远,但走一步是一步,我开始走一步查一个数,每增加一个数就增加一份信心。终于走到前面的麦田里,麦田里有一条两米宽的路,两边有好像是一直是立着的木板,遮挡着风,我顺利到达麦田前面的一个学校,学校有很多小学生,进校园有一个屋子,张老师和一个学生在屋子里。学生送给张老师一盘大盘鸡(好像是),很诱人,我们一块吃,我刚吃一口,那个学生说,那是我妈给张老师送的,张老师看着我说:你夹一块尝尝就行了吧,这是给我的。我只好夹一块回另一个屋子。心里很生气,心想,学生家长给你了就是你的,你让我吃点又咋了?真自私 。”

老师和A一对一句地分析后面的情节:看老师吃大盘鸡,就象小时候看父亲吃荷包蛋,父亲对自己最亲,所以还可以吃一点点,其他兄弟们就吃不到了。
空调的水滴嗒滴嗒地落在桌子上的小桶里,细小的水汽溅出来,送来潮湿的凉,仿佛身边就是窗外,滴嗒着细雨,我的心快要跑回某个细雨滴嗒的夜晚了,但又轻轻地把它唤回了。这个梦A曾让我看过,关于父亲的追溯已经重复几次了,我关心的是前面,我内心也有假设和预感,不知道老师会怎样和A对话,等来的是老师说涉及隐私,就不说了。一直没有人有勇气在小组里讨论隐私,在哪里学习关于隐私的处理呢?这时W烦躁地说:看这水吧,搁这儿BIA及 BIA及得烦人。L笑着说:不是水BIA及的烦人,是A搁这儿BIA及得烦人。大家都笑了,老师说L的话有感觉。
C说又象上次那样,夹在两人中间不舒服,挨着老师这边腿疼,挨着L这边半边头痛。说着就要起身换个地方,A说不要换了,就自管坚持坐那儿,C要起来,A就上前想按住她,C有点急了,W也说A不要这样,会吓到C的,C抽身起来坐在我身边的长椅上。我的心也被A搅得扑扑通通的。老师问C坐这儿感觉怎样,C说很好。H想到还是不方便看老师,要求坐老师对面,又要不能和A为邻,只有我的位儿最适合了,我就主动和她调换了。A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意见,老师说:为什么三个女士都不想做你身边呢?A终于开始反省自己了。说起曾问起母亲爷爷的性格是怎样的,母亲说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了,A难以想象自己也是爸爸的翻版,只不过是改良过的。我想起他第一次发给我的“大脚板”图片,和当时对他的变形的暴力的感觉,以及他的不在意,现在小组一起终于对他有所触动了。这是A这晚品尝到的一块鸡肉,因为下面一块W夹起来吃了。
W提起上次结束时提到的意象:自己想到最好的两个朋友,可是竟然心中痛疼,就象一根麻绳系着往上提;再想想其他人,就不疼了;再想这两个好朋友,又疼。这可是生活中最要好的朋友啊,怎么会这样?
老师问:是女性朋友?W说是。
老师:想想生活中最亲近的人是谁?而且是女性的,没有姐妹,那只有妈妈了。
W说觉得不是妈妈,又想不出是怎么回事,但心口又痛起来,痛苦地闭着眼靠在了墙上,老师把手覆在了她放在椅子上的手背上安慰她。
W皱着眉说不想说了。
H突然高声喊着A,说要和他一起去买“绿色心情”,有人笑着迷惑不解,我直觉是一种雪糕,老师猜是她儿子喜欢吃的。
中间休息,归来,小圆玻璃桌上不但有雪糕,还有L买回的西瓜。
我刚把雪糕吃完,L就把最后一块西瓜递给我,又把大圆盘拿给我接水,我接住了,他还要替我拿,我窘得受不了,硬把盘子拽过来了。老师在对面说:陈志敏不习惯被人照顾,她会害羞。晕,这么细小的动作也被老师观察到了。唉,如果有人肯这样照顾我,我怎么会不习惯呢?我习惯最快的就是享受----估计谁都会这样,不过生活中相反,我习惯的是慢慢学会了照顾别人。---- 老师坐对面,我原来坐着的长椅上了,W也跟了过去,H、C和我则坐在了原来他们的位置。
老师说到了我的裙子,每人见我时都夸了裙子好看,说看到我的裙子时,也想给老婆买一件,又说这只是解释,当时的想法其实意思是,然后大家乱哄哄的几个声音一起说起了什么,打断了老师的话。我想,老师的真正意思一定很精彩,为什么被七嘴八舌地打断了呢?又想,如果找老公也象买衣服这样容易就好了,我穿着舒服,价格也付得起,大家看着顺眼,没多久就做到了,怎么老公这么久都找不到呢?又问老师为什么自己从小就不知道打扮自己呢?有的小孩很小就会自己梳个小辫啊什么的,自己也看到了,就是想不起来也打扮一下。妈妈年轻时记忆中穿得很清雅,姐姐一直很鲜亮,只有自己老是喜欢暗淡无光。老师也不回答。
下面接着说W的心痛,象麻绳提着一样,L说:心乱如麻。大家又笑,老师又说今天L特别有感觉。她又怨起妈妈来:为什么不能带着我一起随军呢?老师说:她不象陈志敏,人家的妈妈身体不好,所以一下子就原谅了,回去了还要睡在一块儿。你这妈妈呢?身体好好的,什么理由都不能原谅。
W说:刚才你把手放我手上,我可不得劲。老师说:不能离得太近了,一亲近就得远点。W说:就是,生活中也是这样,一旦觉得亲近了,我就想离得远点。刚才H打断我也可不得劲,(忘记了什么时候打断她了,写不上了)也想不通,不知道怎么越是亲近的人越不理解我。老师问H:现在什么感觉?H说:很安静。老师说:闹了了,安静了。W说:H很象过去的LY,LY有时候象妈妈有时候象孩子,也弄不清象啥了,算了算了,不想了,想得心烦,顺其自然吧。老师说:听着你这不象顺其自然啊,人家L那才是顺其自然呢。我笑着说:W象游击队作战----敌进我退,H那儿象碉堡,这俩人都很难攻破。说完我觉得其实自己还有些问题更严重,因为人家至少可以看到作战队伍,我的根本就是隐形。
W说也想理解妈妈,因为爸爸最疼爱自己,所以可能妈妈会有些想法。老师问起W的婚姻,她说妈妈很喜欢,爸爸不愿意。可能她找到的人是有些象爸爸吧,她喜欢和两种人相处:自己崇拜的和听自己话的。我想起在咨询室见过她的老公一面,眼前浮现出那个整洁又精明能干的男人模样,说:你老公很帅,也很派头。她说:你在说别人的老公吧。我说:是谁跟我介绍说这是W某的老公啊?哈,原来老公不但难找,找到了也难如人意。
后来,老师说不想说了,想下课,可是时间还不到,说点别的吧。L说去漂流,有急的有缓的还有树荫好的河流,我希望去漂有树荫的河,但老师对旅游不感兴趣。再往后L说担心小孩将来也会W那样和妈妈搞不好关系。说了些他的老婆的事,能跟婆婆打架。他的语速很快,好象赶着要把以前逃课失去的机会都说完似的。老师说:听着这些觉得心里很堵。我说:也觉得很乱,就把这些往前推,然后就能静静地听了。W问:想没想过离婚。L说:没想过。老婆一直不想让自己去父母家,就是担心他们劝他离婚。老师说:W那是一根麻绳,L这里就是一团一团的乱麻在铺着。我说:也象上次拿来的一团一团的头发。大家都笑。老师说:头发他没有要,是不知道回家怎么说,是谁给的,还要解释一大圈,麻烦。我和C相视而笑,只有我们俩不需要解释,我们都很高兴地收下了,虽然不知道用来干什么。我还提到那头发柔软和弹性,很有生命力,其实当我抚着头发时,就觉得前面有个女孩子在站着。
大家都说小组里A和L的收获最大。不知道老师会怎么解析A前面的梦,我想当他和父亲的关系搞好了,腰疼也会变好,自行车就能骑好了。至于L的妻子,该是多么地缺少安全感啊,所以才用指甲来保护自己,L得学会让她能感觉到安全,然后慢慢得再有许多改变,路长着呢。




上一篇:卡农的节奏——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3)
下一篇:白云深处——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5—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