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农的节奏——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3)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L给女士们每人送了两个假发,真是意料之外,高兴地收下,特别写在第一行表扬。

我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懒,拖到现在才写,细节都忘光了,记得哪写到哪儿吧。

L说到心情不好时,会开车很快,很专注,不知疲倦。老师说意思是离家越远越好。我想到旅游,越远越有兴致,越走越有劲,我,及这一类的人,都是不留恋家吗?老师还猜测B出去玩时也会不知疲倦。

不知是谁说到怕冷,老师说是缺少温暖;怕热,是温暖太多;又怕冷又怕热,是既需要温暖又不能太近。这并不是第一次提到,但我好象这次才特别注意到自己对冷暖的感觉,既怕冷又怕热,相比起来,还是更怕冷,想到我从小到大,每年冬天都会感冒一冬,鼻子都擤烂了,一直到得了鼻炎。脚趾头整个冬季都红肿着。这些一直到结了婚才改变,这是婚姻带来的温暖,也是后来即使有许多烦心事,即使离了婚,我都不憎恨他,而会怀恋当初的日子的原因。这些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口中说出的却是:太冷了不行,看不进书;无论多么热也不怕,都不影响看书,心静自然凉。老师说冷热他都有办法:冷了坐被窝里看书,热天把脚放凉水盆里看书。真牛。

不知道又怎么说到枕头了,老师说枕头是依靠。L说他睡觉常常不枕枕头,我觉得有点好玩,怎么这么象我啊,也是常常不枕枕头的,而且我的枕头是薄薄的,我不喜欢依靠别人,这倒是象。C笑着说她的枕头靠垫可多了,枕的抱的哪儿都是,腿下也得放个,我会意地朝她笑笑。但躺着看书时,我得要垫两个枕头。这时老师好象有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好象我有两个枕头很奇怪。

老师说到D和学校小组里的另一个同学,都是有事要老师帮忙才参加小组的,他帮了D,但没有帮学校那个男孩。H说头痛。老师要我解释,我说那个男孩找学校的相关负责人更合适,老师打断说这不是解释,是爸爸不管孩子的事,妈妈不愿意了。我说:从一开始参加小组,我就说要学会找感觉的,怎么现在还是没感觉?W说觉得老师应该帮那个男孩而不是D,因为她觉得雪里送碳重要过锦上添花。

A说到这次端午节,第一次从内心想到父亲,真心实意地买了东西回家看望。老师问我什么感觉,我说心口特别轻松。

A又讲关于老师的梦,前面几句忘记了,但有感觉了:他在责备老师是个坏爸爸。后面是,老师来他家,他带着先看了看院里的花草,进屋时,只有一个小窗口,还有个链子拴着,老师往里钻,窗口很小,老师进不去,但最后老师把链子解开了,还是钻进去了。W和H哈哈大笑,笑得涨红了脸。我也忍不住笑了,说:看你俩笑的。老师问A:你怎么不问问她们为什么笑?A说他不关心,他只想听老师分析,并且说我也不懂她们为什么笑。我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不懂?我当然懂。老师说:A的家不容易进,但他还是解开了链子进去了,不象L的家,根本进不去。L 在一旁一会儿出了一身汗,在拿着纸擦。我对老师说:看,你一提他,他就出汗了。老师问L:为什么出汗。L说起起老婆和他提到过缺课的学费能不能退,他说不能,也不要她再提。

A说到和老一领导的关系走到哪都不好;出去旅游于心不忍,因为想到员工在家工作着呢。我想到这是他的家庭关系的重演,领导是爸爸,不好;员工是孩子,一定要对他们好。可是我还是象上次一样奇怪,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带着员工一起出游呢?而只是无所作为地空叹气。老师在一句一句问着他好多的话,我有点急了,绕绕绕,他还没有绕回家。治疗就是这样吧,需要不知多少次重复,但重复中,就蕴含着希望。这让我想到卡农,一种音乐体裁,间隔数音节不停重复同一段乐曲,当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向我介绍这种音乐时,我说:这不是古老诗经中的重章叠句吗?绵绵不断,意味久远。

写到这里,就以一曲卡农结束吧:




上一篇:原来这就是动力——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2)
下一篇:游击队之歌——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