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就是动力——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2)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围成一圈开始了。H和张老师坐在长椅上,老师左边依次是C,A,空位是留给我的,再左边是B、W。A说着受了H的刺激,回去就召开了会议,用N个行动表示象个男人。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阵什么是男子汉。我正对着H和老师,发现他们一红一白的上衣对比着格外鲜亮,就多看了几眼,可能表情中还略带点惊异,H感觉到了,就说不坐老师身边了,不自在,和B换了位,B挤在角角处和老师坐在长椅上,大红的上衣象披风很好看。H的红上衣大朵的玫瑰开得好热烈,W上衣的蓝花花也开得很热闹,好象老师很喜欢她们的服装啊,而我的风格和她们真是不一样啊,即使买了花衣服,我选的花朵也安静。一会儿C说夹在老师和A中间说受不了了,一边腿疼一边头疼,教师跟她换了换位,C坐在了W的位上,W坐在了老师在长椅上原来的位置。这时,我就象分水岭,左边除了C有点素静,其他都是花姑娘,右边我们三个是清一色的白短袖上衣。
老师和A说一会儿,和H说一会儿,两个人都好象带着点什么,这回该我夹在中间不舒服了,我看了一圈,也想坐C的位置,可是又不想象他们刚才那样换来换去,就定了定神告诉自己这没什么,我应付得了。老师好象感觉到了什么,问我的感受,我就把刚刚的心理活动说了。W说觉得我的眼光很犀利,看着可不舒服,我吃了一惊,我觉得自己一贯温和,怎么会给人这种感觉,就问W,W说现在觉得没什么了。老师说是我刚才自己定神时的眼光让W不舒服的,我一想还真是,老师可真是明察秋毫,我又吃了一惊。
一会儿H发现了老师穿了新凉鞋,大家又是一阵唏嘘,因为都看到老师换鞋了,却都没有发现是新的。我又看了看老师的鞋,仍看不出是新买的,也许是我本来就不知道老师原来穿什么样的鞋,看到脚指甲干干净净的很薄,想到他说过肠胃不好。又看到A的袜子很新,就听H说A 的一身全是七匹狼牌子的,又吃了一惊,怎么她观察这么细致。A不置可否,老师替H说:我并不是只注意到老师,我也注意到A了。我们都笑了。老师再要和H说话时,H说:不想说。因上次我的记录里写好象自己被屏蔽了一般。其实我很好奇H既然来参加活动了,为什么总是不想说,也很替她着急,小组都快要结束了,她还是不想说。老师说她就是《红岩》里面的江姐,灌辣椒水也不说。
安静了一会儿,老师说:好象走不动了。我说:那说我吧。老师说:注意到了没?好象上次走不动的时候,就是这样。似乎我是个忽略自己的人,不过我觉得只是不喜欢和别人争着说,比如刚才他们很热闹地说着男子汉的形象时,我就不想插话,老师也认可。现在我可以说说我喜欢的男子形象了:身材高低胖瘦不重要,重要的是体型要匀称,喜欢运动。眼睛是温和的,鼻梁高,嘴唇饱满有线条。屁股是圆圆的,很结实。为什么我喜欢这样的男人呢?我的俄狄浦斯期没有和父亲一起生活,我受谁的影响呢?小时候唯一印象深的是村里的音乐老师,他英俊,音色优美,我喜欢站在教室门口听他唱歌,很多女学生看他的表情都是笑容里有股特别的味道。可是好象他太英俊了。W说: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这样吧?我说是啊,可是这是结果,并不是原因啊。老师也点了点头。
我等着老师问,他半天也不吭声,我才知道还得自己说。我的催眠又开始了,有闭着眼睛的,有打哈欠的。
我问老师:瞌睡不瞌睡。
他说 :不瞌睡,这次进入状态了。
我说:有一件事很特别。我快要回来上学时,村里一群人边干活边笑着玩笑一样问我:回许昌了还想不想这里?我那时已经也五六岁了吧,可是竟然不知道“想”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想过谁,不知道回答“想”好,还是“不想”好,就随口答了“不想”,人家就笑,有人说:“小孩嘴里说实话,这穷村子,有啥可想的”
老师说:没有想过问爸爸妈妈在哪里?
我说:没有。只记得爸爸回去看时,我只知道家里来了个陌生人,就不想在家,一个人在地里晃荡,回家看看这个人还没走,就又出去漫天遍野里走着。
老师:妈妈没回去看过?
我:按理说妈妈也应该回去看过,但是没有记忆。哦,好象那时我的智力也混沌着,特别笨,数数只到五,不会说六,写数字3总是立不起来,总写趴着,象m,没有方向感。
老师说:不是真笨,是装笨。所以现在希望睿智。
我木木地想了想。不敢细想,怕我的大坝挡不住汹涌而来的洪水。
老师问一起玩的小朋友。
我只记得一个名叫“迎鹤”的女孩,两家的关系很好。姥姥让我给她家送红枣,并交待不能要人家的东西。可是人家势不可挡地给了我三颗大石榴,我一路走着好发愁,大太阳晒得我的头发懵,最后在一丛榆树的凉荫下坐着,想把石榴吃完再回家。咬开的石榴皮可真苦。最后也吃不完,还是拿回家了,并没有挨吵。
大家笑了。
我又接着说:别的孩子名字都记不住了,都是一大群一大群地跟着玩,好象我特别爱抱别人家的孩子,温软的小身子特别舒服。
老师说:抱别的孩子是希望自己被抱着。害怕记不住所以现在一定要写下来。
我重复了老师的话,回味着孩童时的希望。
还有一些印象:二姨美丽温暖的目光;姥爷的肩膀驼着我;坐在姥姥腿上吃她一口一口嚼过再抿到我嘴里的芝麻焦馍。
老师说:二姨是妈妈。所以那个真妈妈没记忆了。
是的,到现在为止,想来也是二姨最亲近,虽然当时她住得很远,实际上我只有一次见她的记忆。她的眼光和笑容真温暖。以致于我高中离家出走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投奔她。这么多年,每次有焦虑的梦,我都在梦中千山万水地去找二姨家。(今天晚自习回家的路上,又回放二姨看着我时的模样:温情的美丽的眼睛,高鼻梁,饱满的线条优美的唇。啊,我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的模样那么叫我动心了)
又谈到妈妈体弱多病,从小看到的就是桌子上整整齐齐的两排药瓶。
老师说:因为知道妈妈有病,所以从不怨她。不象W,健康的妈妈,从军去了,不带女儿一年,不能原谅。
我们都笑了。从来想到小时候,我都会自然地想到妈妈身体不好。
老师又问:妈妈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说:她从我上高中时坚持锻炼,现在一直身体很好。
老师说:所以喜欢跑跑步,锻炼身体的男人。
我笑笑,觉得是。欧文亚龙书中的男治疗师,好象都是这种又运动又睿智型的,也叫我痴迷。
W说到儿时记忆中的某种饼干现在特别怀恋;我却对儿时的饼干没有特别爱好。又七嘴八舌说了会儿。
老师说:被爸爸忽略了也不在意。
我问:是现在的什么情景象当年被爸爸忽略了。
老师不语。
我说:我觉得给我的时候已经足够多了。一部分时间给自己,一部分听听别人的,也很有趣。
然后,A说到自己的某个投资很不错,就是自己和下边工作人员的收入差别太大,所以不能再投资下去了。
我说:好办。给工作人员涨工资不就行了。
A好象也不想涨。
老师说:“老婆”随便一出口,就是办法。可是A不会听。因为在家也不听老婆的。老师的也不听,只听“妈妈”的。大家笑。
A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老师看看H。A还是不懂。
老师说:这就是动力。刚才大家瞌睡,就是我叙述童年时的那种气氛所致。
老师又讲到自己小时候很聪明。H中间说了些什么,A说H很聪明。老师说:我一说小时候聪明,A就发现C聪明,更认可妈妈。其实我也觉得H那几句话很聪明,可是记不起来说的什么了。
老师不知道怎么又发现我异样。问我在想什么。
我其实当时有点阻抗,说起废话,老师说不听别的,只问我在想什么。
我只好毫无表情又毫无羞耻之心地说:我听着你的声音,却听不见说的什么;看着你的嘴动,在想着那个人的模样。
结束时,A冷不丁地在我肩头拍了一下,说是要象个男子汉,敢于行动。吓我一跳。就象是一个人在森林里走路,突然被狗熊击了一掌。心想:下次不能坐他旁边了。唉,真让老师说对了:老师的话和我的话他都不听,就听“妈妈”的。




上一篇:爱情刽子手——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1)
下一篇:卡农的节奏——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