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刽子手——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1)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活动记录越来越拖拉,理由多多,但是老师爱说:“那是解释,俺不爱听”,所以我也不必列举了。
想起去年冬天听张老师的公益课,不管多晚,都要当天写下来,最迟第二天也会补上。这几次脑子似乎乱篷篷的,还累,回到家里,只想做些浇浇花,给鱼换换水的事。一拖几天,所以常常想起H说的话“发酵”。
发酵的结果就是主要的东西露出来了,很多细节会忘掉。而且这次H的许多原话,都非常难记。
上周二活动穿着裙子,大家都席地而坐,本来是为了松散舒适,为了不走光,我坐得却并不自由。(周三活动时我就换了休闲的白色T恤和短牛仔裤,B也比前一天休闲,W说:“看你们今天穿的!”“是啊”我说,“为什么昨天穿得都那么经典?连张老师都理了发换了新衬衣?”B说:“学精分哩,就得穿得经典”大家乱笑。)
老师先说了大家发短信的发短信,打电话的打电话,都问这次活动不活动,大家都说换了活动地点,而老师这次没有确定活动的时间,老师说似乎是大家都不想活动了,A说是老师不想活动了吧。都笑起来。
我和H背靠背坐在门边的窗下。听到她在后面幽幽地说:“今天说我吧。”H平时的话一直不大多,这次这么主动,似乎有某种原因。
C说今天一到就看见张老师光着脚在屋里跑来跑去。H说张老师今天新理了发,还穿了新衬衣。我记得刚来时也觉得老师象理了发,还专门重新看了看,特别是耳鬓处,好象整齐了不少。现在听H一说,再看,还真是的,老师象个新人一样新,气色也好。老师说来的时候,在走廊里,A说想抱抱H,H说想抱抱老师,就跟老师拥抱了一下,A说我可没看见啊,还要W一起出来,W并不出来。老师夸了B的衣服好看,大家都说她看上去象古典美人。老师又说无意中按住了小美女的电话,又解释了几句。H说:我们活动哩,很说那个小美女干啥哩?我在心里想象了下那个小美女,又想到老师说过的让他打喷嚏的上海小美女,感觉这个更年轻些,但可能会一样娇小吧,所谓“强迫性重复”就是这样?但老师并不理会H的话,一个劲地解释完才停止,似乎在较劲儿。
后来老师开始重复H说过的话,H一字一顿,一字不差地校正,W说H平常也是这样“较真儿”。他们你来我往地说了很久,说话内容我也记不清了,印象深的是:H差不多每句话都要带上“张老师”,老师每隔两句也会说“H”,老师喊H的名字很温和,有两次我听到后都打了隔,不是往上拱的嗝,是向下呼噜的,气通顺的感觉。H会抛出一句,当老师开始追问时,她就说算了,她也不想解决问题,但老师象狗追兔子一样紧追不放,H象兔子一样在前面跑跑停停,停停跑跑,以免老师追不上。别人谁也插不上话,我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屏蔽到外面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坐在了床上,H也到了床边靠着,我无所事事地盯着看她头发盘成倔强的花卷,听着她顽固的抵抗,遗憾着时间在没有收获中流逝。老师问都有什么感觉,我说胸口沉闷,刚做了两个深呼吸。老师说我们三人在一条线上,我刚好在H的背后,她的什么劲会很大,让我往旁边挪下。我就往左跟C挤在了一起,真得好受了些。老师说H象个坚固的容器,还是不透钢的,扎都扎不透,即使你的钢叉扎上了,她也会拨出来,给你扔了。说着喘了口气,累坏了的样子。让我想到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后的模样。第一回合不分胜负。
W提起和LY的事,老师也不接招,我也不再有别的幻想,心渐渐静下来,觉得老师今天真有耐心啊,又觉得H象个青春期任性的丫头,在撒娇,使性子。就说了出来,老师就问H平时对谁也这样,H说今天她对老师就象平日她儿子对她一样。H接着说了许多关于儿子的话,儿子会告诉她哪个女孩喜欢他,他又喜欢哪个女孩,他喜欢的女孩又不喜欢他。她想睡觉关电视时有摇控也不用,也不让老公关,就喜欢喊儿子关。老师就问:感觉好象儿子就穿着小短裤啊,妈妈喊,就腾腾地跑过去替妈妈关了电视。又问有没有边界啊,会不会也让儿子顺便捎回卫生巾啊。两个人象一对小情人啊,儿子会用他的方式告诉妈妈他的忠诚啊。我左坐右坐地不舒服,就躺到右边了,这时就看到H不时擦汗,这时老师说他可想摸摸H的背,W说不许,她的腿放在他们之间,给两人划分了各自的空间。老师就让我摸摸H的脊椎,我一摸,热烘烘的,湿气正往外冒,不由得就心疼H,不想让老师再追问下去了。表面上谈笑风声的,原来第二回合竟然在不动声色之下进行得这么残酷。
我一看老师,也正侧躺着,跟我对称,我就想破坏这个对称,但又想,躺累了再换姿势也不晚。C给我带来的黑皮书在眼前放着,A的手在上面拨来拨去,突然这一立方的空间产生了点温柔的气息,一瞬间想象了下他的手如果抚在我的头发上是什么感觉。仿佛金戈铁马的空闲中一丝杏花春雨。
第三个回合已经打不起来了,H偃旗息鼓,老师在说教边界的事,温和的,让我想起《小岛裁判官》里的法官训诫。大概是这段时间吧,B说身上热,大家都说B一贯不怕热的,现在也热,也是H的原因,大家又笑一阵。
老师又说起H的拥抱,说很有感觉,H很丰满。我突然有个想法,觉得那是H的告别拥抱,老师说对这个想法很有感觉,觉得H开始不粘住他了,这次就没给他打电话嘛。W说左胸口疼。老师解释说“粘”字让W又想起了她的母亲,四岁时母亲不让“粘”,到现在还在记着。老师问我们理解不,我点点头接着说H的事,老师就又重复了对W心口疼的解释,我才知道刚才自己开小差了。又问H我猜得对不对,她说不想说。她不说,我就又想猜,就说刚才猜得不对,因为她还是想回家时坐老师的车的,老师马上反对说是这只是因为他有车。我又不识时务地想起《爱情刽子手》中爱上心理医生的那个老夫人的例子,老师马上叫停,仿佛我一举那个例子,老师一晚上的功夫全都泡汤。嘴上虽然听老师的话,没有接着往下说,心里再想那一拥抱,完全换了味道:下午心情就不好,所以不想骑摩托,希望晚上搭老师的车,静静地坐这个人身边,以慰藉自己的纷乱,而那一拥抱,已是情不自禁。
走的时候,老师又问W心口还疼不,W说好多了。




上一篇:关注最需要关心的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0)
下一篇:原来这就是动力——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