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最需要关心的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0)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偶尔翻到张老师发来的首次活动记录,重读,活动的情景特别清晰,第一次的迷惑现在仍是迷惑,就是C说的:“我们七个人,坐两头的两个人是病人,中间有四个人是老师,一个是学生。这个总结挺妙的,因为是刚开始,老师没有回应向深处走。”现在已不是刚开始了,我仍是不知道向深处走是走到哪里。想看老师写的后面的记录,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再发给我们了。
今天收到老师的QQ留言,要我把上次活动记录发给他,我还没写呢。
上周三的晚上是在心理减压坊活动的。大家夸了我的新裙子,我比较贪心,说不知道张老师会不会夸呢。W给老师学了学,老师说:心里夸了,嘴上没说,不知道是新裙子还是原来的裙子。啊,尽管付诸行动了,风格还没变,新衣服也跟旧的似的。
到沙盘室坐下,我选择了和B坐长椅子上。老师和L都谈到死亡的话题,巧了,这两天看《现代精神分析“圣经”》,我也联想到死,还想到曾经自伤的学生,很奇怪自己怎么从来都不曾想过自杀,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自杀,生命的演变这么漫长又这么偶然又这么美好,在这两极无始无终的黑暗之间,一瞬的光明,是多么短暂,珍惜都来不及啊。
一会儿我觉得坐错地方了,这应该是C的位儿,她是多喜欢依着B坐啊。然后C来了,我们都站起迎她,果然她就坐在了B的身边,大家都笑了。B的皮肤十分细腻,不是涂抹出来的那种,而是内心的什么东西滋养出来的,有点柔弱的感觉。她说到多么不想隔过上次的课,可是在北京,料理姐夫的丧失,回不来。语调低低慢慢的,依依不舍的,骨灰的余温似乎漫散过来,老师也轻声地问着她的感觉:是不是象当年抱着爸爸的腰的温暖。她说不是。我觉得她爱他,超过爱她的爱人,但不是男女之爱,大概是象对亲哥哥那样的爱吧。
W突然悲痛地爆发出压抑的哭声,一下子猛击我的神经,眼泪往上涌,但我用上次制止眼泪的方法,眼前出现一大片湖,把悲伤推到天边去了。老师给W递纸巾,哭透了,又递,也止不住眼泪。W出去了,停了一会儿,老师也出去了,一会儿,B也出去了。我想:我怎么不会象他们那样安慰人呢?老师的声音轻轻地传来:想哭出声就哭出来吧。W的哭声变大了。可能她想起什么了吧,我说。想起她爸爸了,不知是谁说了声,我才想起以前她曾提到爸爸是多么溺爱她。
老师先过来了,一会儿感觉外屋W好象哭到B的怀里去了。C说很抱歉提起让人伤心的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用眼神安慰她。B谈到其实哥哥是做间谍的,她得到了他的一本书,不知怎么设计个黑色的封面。我说黑色给人的感觉比较神密,符合职业特点。同时心中说:好想读这本书啊!唉,侦探和间谍的书,都是我的最爱,好久都没读了。
W的哭声渐渐小了起来,渐渐安静了。一会她过来了,鞋跟笃笃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是她已经把那些情丝都梳理顺安顿好了,我问她是这样吗,她说是的。老师还是在安慰她,提到爸爸,但她说不想再提了。
说起爸爸,A说兄弟中,没人理爸爸,只有他还回去看看,东西也买,就是听不进他讲话,嫌他罗索时,说会不耐烦地说:我还有事呢,我走了。又不满地说:爸爸在外边很好,看到别人的孩子骑车摔倒了,会赶快扶起,招呼大人好好照顾。可是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往下说。
W接着说自己对妈妈也是态度不好,没说几句就得吵她。老师总结了W吵妈妈时的语气在我们活动时的相似的情景:张老师,你这样,人家(A)下次就不来了。/不可以/。还拍着桌子。W说没有拍桌子吧。老师说好象拍了,H想起说是手本来在桌上放着的,顺手拍了拍。老师说都想不起来的事,H很快就能回应老师。大家笑。
A问是不是从小和大人的交往模式会带到现在的人际关系中。如果解决了和父亲的关系,其它人的关系也就解决了。我觉得他这次很有悟性。
但是我好象和他们不一样,小时候姥姥总是说妈妈偏心,但我情绪上好象没事一样,根本感觉不到。现在生活中我观察到:的确妈妈喜欢姐姐,爸爸喜欢我。比如都回家了,妈妈要我们做事时,总叫我;爸爸总是叫姐姐去。老师问你观察到了?我说是。我又问起不可思议的早年这个期那个期的,都不和父母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老师没有回答,问B是怎么解决和母亲的关系的。B和我对了个眼神,说不近不远的,也常回去看看,也不多说什么。和单位的同事也是这样。老师说既然这样了,也不必变化。B说如果变了,妈妈反而会以为不正常呢。A也说如果对父亲突然亲热,父亲也会不习惯的。
L说其实上几次没来,都是因为家里的事。问老师什么时间有空,推荐个人来做咨询,还专门问了价格。我说这么关心价格,是不是你得买单啊,他呵呵笑着说是。还说问题80%出在那个人身上。本来就回她家的,突然就不回了。我笑着说如果意识到80%是在自己(L)身上时,问题就解决了。老师也说起和爱人一起回家,可是半路又返回的事。L起身去方便,大家都笑他逃避。我说也想去,但是担心听不到大家下面的谈话。老师说想去就去,我们等你,可是我看了看快到下课时间了,就决定不去。老师问我相信不相信L,这是活动以来老师第三次问我关于信任的问题了,我说相信,C说不信,老师说L就象C那爱撒谎的老公。现在想来,我的家人都是很诚实的人,这是我很容易信任他人的原因吧。老师谈到回爱人家,半路回来的原因东西得他买,还得多买才能显出诚意。看到家里老人在房上干活,他很觉得老人身体很棒,爱人会唠叨做晚辈的不孝。我说:你们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你是西方式的,重个人价值;她是东方式的,重伦理。老师没有回应。我和B交换了眼神。
老师又说到小时候家里谁有了事,都爱跟他讲,他适时向父母提起,父母就会关心这件事。我问他那时多大了,他说上小学吧。我有点奇怪,向他诉说的人,怎么会觉得小孩会理解他们呢?他说好象从小就善于倾听,适合做现在的职业。如果给领导说了什么,领导也会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别人的不一定。我也一贯相信自己是诚实的,可是做人格测验时,撒谎值很高,高得吓我一跳,可是测评解释说是成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所以我问:善意的谎言也不撒?老师说也有撒过的。
走的时候,B没交通工具,L是开了车来的,我开玩笑对B说:坐你“老公”的车走吧?B笑着说:坐老师的,不坐老公的。
写完又有新发现,L是英语单词“撒谎”的首字母,呵呵。

补充:
还说起过姥姥,虽然她很严厉,可是我还是习惯和她一起,不象睡在妈妈身边那么不自然。老师说还想睡在妈妈身边,好象在弥补缺失的,所以,其实是自己不想再结婚,不想离开妈妈。又问我什么时候睡在妈妈身边的,我说离婚后,过春节那几天就不回自己家了,睡妈妈床上。老师说:把爸爸妈妈拆开。我说:本来他们就睡两个卧室。老师说:那也可以让爸爸和妈妈一起睡,自己睡一张床上。想想也是,也不知怎么还是自己去睡妈妈的床上了。老师问有什么感觉,当时我说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有点好笑,在想是不是那样子。现在仔细想想,好象当时有一点点温暖的感觉,太微弱了,太短暂,几乎感觉不到。
还有一刻。老师说感觉很安静,我接着说也感觉很安静,其实前几天有件事很烦人,但一进这里,就静下来了,尤其是刚才,正心想着:这么安静啊。老师的表情好象有点触动。但是A说老师一说安静,我就也说安静,是在迎合老师。




上一篇:六个梦——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9)
下一篇:爱情刽子手——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