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梦——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9)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起得早,读了会儿书,反而差点去迟到,大家说正好准点。这次老师在长沙发上坐着,A、H、D还是原来的位置。老师往里挪了挪,坐我原来的位置上,我坐C的位置。CDL都请假了。我感觉了下C的座位,想象着她在的样子,沙发的扶手支着腰,很有依靠。

开始说的似乎都是前一天看看手机,关心着今天的活动的事。中间隔的时间太长了,但我的发言一下子又把现在拉回到了上次活动的内容,说起 张老师的梦中,H一个人清晰的影子,当时C说H想一个人拥有老师,我打了个嗝,老师带头笑起来,说焦虑了。回家我写起活动的经过时,写到这里,又打了个嗝,还真是鬼了。第二天我检查下看看有没有不通顺的句子,看到这里又打嗝儿,真是邪了门,我不往下看了,就专门想这件事,看还嗝不嗝了,结果就不嗝了。为什么是焦虑呢?我一点一点回放当时的内心活动:是的,当一个喜欢另一个人时,是希望独自拥有他。但这怎么可能呢?这世上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拥有另一个人的。即使是夫妻。我说着的时候看到H的脸又涨红了,我只想着自己心中的疑虑,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老师这次说不是焦虑,是饱了才打嗝,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接着我又说了请假当晚做的梦:有朋友送我翠玉手链的梦,我原来在日志上解的不对。应该是这样的:妈妈最喜欢送我玉石饰品,张老师在我的移情中是妈妈的形象,手链是精神分析训练活动,5000元是春峰说过曾奇峰的精神分析课是每期5000元。我把手链褪下来就是请假了,梦中我想等穿上黑色衬衣时再戴上手链,现在我就穿着黑色衬衣戴着手链来上课了,我讲着边忍不住笑起来。老师说要我把手链给大家看看,我就褪下手链传了一圈儿,这个不是梦中的手链,是我去年去西藏时买的绿松石手链。

我讲着梦的时候W来了,老师把前面活动的内容给她介绍了下,她也讲做了个梦,梦到老师感冒了。老师说这个梦好,病了就可以不来上课,也不会焦虑了。

D讲了自己结婚的梦:婚礼和那个人都不是很清楚,婚礼后她一个人回家,妈妈迎着她说:你结了婚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听一个女孩子讲梦中结婚的事,确实好玩。接着她又说:其实已经订了婚,但梦中结婚的人并不是订婚人。老师说:梦中结了婚,就不必和那个订婚的人结婚了。啊,老师真厉害。

A说也想讲一个梦,梦中有我,不太好,问我介意不介意。我当然不会介意。老师说听到不太好时,想抱一下我,我接着说:老师想保护我。W说:老师不许抱。我们都笑了,老师说:W是我们一群人的超我。

A的梦:一间堂屋,两边两个小房间。他和我在堂屋的床上坐着,拥抱,亲吻,但亲吻的感觉并不好;突然爸爸从里屋出来了,A有点怨爸爸。W说从里屋出来的人是A的超我,我也觉得是。老师说:那不是恋人的亲吻,是在亲妈妈,爸爸出来干涉了。可能妈妈的声音和我有点相似,因为我们刚开始活动时他就说我的声音听着舒服。可能他写诗的那个女人,也是这点相似。老师提起了他参加精神分析训练时,喜欢一个上海小美女,就打喷嚏,后来两个人就一直握着手,慢慢就静下来了。为什么是打喷嚏呢?小时候爸爸老早老早就起床,几个小孩子也叫起来,想睡睡不成,爸爸在院子里扫起尘土飞扬,后面忘了怎么又和性联系起来了。感觉老师在有意暴露自己。

我想起了也做过的关于A的梦:很简单的房间,并着放两张单人床,我左侧身躺这头,A躺那头,A的脚在我右边腰上轻轻蹬了一下,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时又看到对面的床上一个大头小人儿在做鬼脸,是小丑的白哗哗的脸,变了三变,扰得心烦,就起来了。W笑着说那个变脸儿是A,叫他那样儿多,烦人了不理他。老师说腰部是我的敏感区,想摸一下,我想了想是,感到大家好象觉得老师太那个了,但我知道老师今天是在率先暴露,大概是上次活动记录的留言促进的。我垂着眼帘想往事,他们说得什么也没听清。老师问我这会有什么感觉,我脱口说出想起一个人,离婚后,我们关系很好,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把腿搭在我的腰上,我颤动了一下,但自己并不知道,是后来他告诉我,说似乎我很喜欢。老师问:前老公没有这样过吗?我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这时A接到妻子的电话,孩子拉肚子,他就请假回去带孩子看病了。我低着头心想:孩子妈妈可以做的事,他也要亲自去,好象有点溺爱了,也可能是我没有孩子,没有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也不是啊,拉肚子也不是什么大病,也值得请假?W说是气我呢,竟然有别的男人。D说是让妈妈看看怎么做个好爸爸的。老师说我跳出来做老师的角色了,确实;D是女儿的角色。这时我感觉到A应该是最受保护的人,好象他特别脆弱。

W问我怎么这么快就说出了这么隐私的话,我也不知道,脑子里这件事就是自己蹦出来的,又想了想,可能是我一直想弄清一个问题,为什么离婚这么久了,我还找不到一个爱人结婚。喜欢的人又不能结婚。

老师说:好想找个人,跟着他训练三年,然后,让他做我的老公。我听到前两句话时不明白他要找谁,为什么要训练三年,最后才明白原来竟然是为我准备的。我忍不住笑道:训练一个人比找到一个更难呢。但我的心中感到无限温暖。

老师的思路由打造别人,转向打造我来。说W和H打扮时能感到她们的性感,我应该更容易打扮的,但很奇怪为什么总把自己打扮成这样,意思是灰暗。我说喜欢暗淡素净的衣服。他推断是因为那个人喜欢,我说不是,从20多岁我就喜欢怀旧风格的衣服,觉得穿在身上很和谐,而明艳的色彩我跟本压不住,穿起来象个傻大姐。不过,我内心很愿意接受老师的眼光,以后买衣服我会考虑性感一点。

老师又把我说的“暗淡”演绎成“有深度”,说我喜欢有深度的男人,是的。有时我甚至想,找个普通的老公,如果想有灵感或者思想的火花,就抱着书看看,可是,身边如果是一位肤浅和幼稚的人终日相伴,实在是难以忍受。

老师又说如果一个人生活幸福,两个人更幸福,这样才会有幸福生活;如果一个人生活不幸福,希望两个人生活幸福,可能性就不大了。这话很熟悉,因为我在佳缘的征婚广告词就是写着:一个人生活也很幸福,如果有你,会更幸福。

老师很轻易地就看出我需要什么样的人,又涌起了第一次被他洞悉时的感觉:我要训练自己做一个有洞察力的人,发现可爱的人时,把他拿下。




上一篇:甜蜜的忧伤——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8)
下一篇:关注最需要关心的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