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凉 右手热——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7)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敲下题目,心中就有点焦虑,15次的活动已经进行一半了;还有一半机会,这个小组就沉寂了,消失了,结束了。一半就是这么快,比如我的生命,即使将来高寿,也已经一半了,这些都将象流水一样逝去。而我觉得什么都只是刚刚品尝了一点点,精分也好,生活也好。(这是当天写的,然后有意无意的,后面的文字拖到今天才写)
进悉尼厅的时候,看到桃花换成了蔷薇,娇嫩和清新得象第一缕春风,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它是假的。
L请假了,这次我可不相信了他的理由了。老师说L请假,C也有损失,因为L是C很好的参照人物。A把请假短信发我手机上,我以为是学生,她们不大相信,我又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感觉,确实先想到学生。一般情况下,我是懒得做假的,除非万不得已,出于善意。当W问老师感觉时,老师说有点吃醋,呵呵,难得有这种机会,我很开心。
我问了B上次活动我写错的地方时,她指出了两处:一是两只兔子是姥姥和姥爷(这次我理解了);一是周围都是回民只有她们一家是汉民(我听得可真够粗心了)。我还好奇坐位的问题,W说她真是依赖性强呢,可真看不出。我不觉得自己偏执,更准确地说,应处于固执和执着之间,我头顶的旋是逆时针旋转,据说属逆向思维型,我觉得挺好的。D也谈到A和他的诗,觉得他还象处在青春期,和我初读A诗的感觉一样。C说一直盼着来活动的事。A来了,说今天心情很好,是因为昨天春游去了,今天不是老婆提醒,差点忘记活动的事。B给A要了茶水和靠背,A说感觉很好。我很惭愧,下次要注意关照A。H对谈话中间的停顿发表了点对发酵的看法,觉得后面会出好东西,比如酒了之类,老师说也可能出不好的东西,D说发酵还可以说是酝酿,我直觉也觉得会出好东西。
课间我征求了下A的意见,把聊天内容说出,我觉得我们的交流中都存在着问题,但是彼此不能说服对方,可以听听大家的看法,其实主要是我想发现自己人际互动中的问题,刚好A可以配合我。A欣然同意了。谁知道我叙述完了,A解释了他的本意,差不多大家又都睡着了。这是第二次我说的比较多时,相似的反应,让人瞌睡。我迷惑,老师又反问,我也想不通,因为家里就我一个,我没有机会可以催眠人。爸妈我之间也不曾相互催眠。可能是音调平淡的原因吧。
C说起回家时,一定要先开电视,让屋里有点声音;B接着说她是先开灯,屋里要亮,老师笑着说是怕小黑屋的回忆,然后说突然想象我应该是喜欢静,比如可以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星星,一直看到很晚很晚。这样一个意境让我心动,我的确有几次真得看星星的经历,确实这种心情。想起老师博客的背景,A曾说觉得很恐怖,正是几只小猫咪坐在房顶上看星星的画面,当时我对A说很安静啊。老师说我喜欢的是那种慢慢,一点一点的过程,不喜欢速度太快的方式。就象A发的图片,老师从速度上来理解,D是从内容上让我思考。老师的理解有点通感的味道,一下子击中我的要害,一瞬间我突然想起曾经有过的慢慢而来的甜蜜,眼神有一秒钟的闪动。一瞬间我又觉得有点可怕,被洞察带来的可怕。我想到那些不对等的恋爱。这种洞察的能力,正是我们训练所要获得的目的之一,我不知道老师是怎么得到的(当然是训练和觉察得到的!)。又想到差不多女人们都是反应慢一点吧,又不觉得多新鲜了。老师又说到慢慢的,温柔的女人,要得多,我忍不住笑了,汉字很有意思,要字能让你想入非非。他又重复A比画那个白色的烟灰缸,说到象那个圈圈一样的防御和纯洁,我有点羞涩,如果按传统的说法定义纯洁,我可不觉得自己符合。
后来话题又回到A那儿,老师一句一句地教我,怎么和A交流,我一面语调放得温柔亲切,一面体会着被老师示范的快乐,我可真喜欢这种方式,以致于只有心情的体验,全忘记鹦鹉学舌的内容了。
结束的时候,竟然发现左手凉,右手热,接着又发现手心里有汗。还想不出为什么。




上一篇:只有小孩,没有大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6)
下一篇:甜蜜的忧伤——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