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小孩,没有大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6)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于小组又开始活动了,啊,真好。不象假期那样虚度时光了。
到哥德,老师已经来了,给我了一个温暖的微笑,很舒服,我也给每个人了一个笑的问候,省去了语言寒暄,微笑对我来说比语言更容易更自然。
C给每个人都带了一个小礼物,一把修指甲的小锉刀,很高兴的收下了,又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我没有给大家带过什么礼物。这个礼物使我觉得C很女人味,印象中精心地修指甲的女人好象很性感呵,不过,这样的动作让我一做,就不是那种味道了,很中性。我所有的动作好象都很中性,或者说中规中距,妖娆的女人也能欣赏,但却没有过做的愿望,不知道为什么。

W坐在老师旁边。今天看《叔本华的治疗》,说团体治疗的圈子公认,坐在领导者旁边的那个人,有依懒性,坐在领导者对面的那个人有偏执性,我就是一直坐在老师对面的,我偏执吗?青春期的时候非常偏执,年龄越大,越包容越温和了。之所以选择坐长沙发的中间,是自从看了一本书上说,坐旁边虽然很方便,但是别人却要翻山越岭地过来过去,不方便,所以还是自己不方便的好。
H静静地靠在沙发上,脸庞修饰得很细致,象是恋爱中的女子。D女孩有点担心带有太多的情绪参加活动,我觉得作为初参加者,这是一定的,就是大师,也会带些东西,只是相对少了些。A说从他一进来,我就没看他一眼,呵呵,其实他说话的时候,我都会看他,只是他没有给我交流眼神,他没来的时候,我还说过梦到过B,梦到过他呢。(其实我还遇到过他呢,一天上午在新华书店,站着看书累了,就四处寻找凳子,没有,却看到他。很高兴,想上前打招呼,突然想起自己的头发该修剪了却没修,乱篷篷的,还是不要让他看见吧,就悄悄地又溜回到原来的位置。又对自己的举动很不以为然,象追求完美的神经症)。
L在感慨他的因抑郁症而的同事,问怎么处理抑郁症,老师说让他焦虑。L又说起自杀的方式,猜测选择高楼自杀是想一次成功。我猜想是因为从高空下来,有飞翔的感觉,我站在高楼,尤其是高山上的时候,常常有想飞的感觉,几乎控制不住地想飞。不过,抑郁症病人百无聊赖,可能不会有体会飞翔的兴趣,L的猜测可能更准。后来L问能不能让妻子来替他参加活动,老师不许。老师让大家给各自打分,从0—10,来学习的心情有多少。基本都打了8 -- 10分,我觉得自己有12分,因为不来的时候我还想来。

B提起旧事,在包公祠,在内乡县衙,看到女监那种极度的不舒服,一刻也不能停地向外逃,怀疑自己是不是前世住过监,不然为什么那么怕那个地方。并说上次去西安学习,又向老师提起过这事,老师让她回忆是不是以前有过相似的情景。结果她坐夜车赶回来参加第二天的小组活动时,我们都看到她非常憔悴,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感冒。她又在QQ里向那里的老师说起这回事,老师说很抱歉没有及时帮她处理这个情结。她说着这些的时候,两只手握着C送的小锉刀,老师提醒了她这个动作,她想放一边,老师又说想拿就拿着吧,她就又握着了,象是握着能带给她依靠,越握越紧,手也有点颤抖了,说右臂很凉。
老师先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并不要她自己去要椅子,C连忙起身去要了把椅子,老师又体贴地把旁边的衣架搬开,让她坐得更舒服些,并且把自己的椅子往她身边挪了挪。B刚刚在椅子里坐稳,就象狂风骤雨一般,委屈与伤痛袭来,脸上呈现孩童的神情,她双手捂着脸,又控制不住地流泪了,看到她这样,轰地一声,我的眼泪从心底马上要涌上,我克制了。
她说到小时候在姥姥家住,姥姥是村里唯一的回民,所以基本不和别人来往。她的童年记忆里,从两岁到五岁,就孤单地在这个院子里玩,有一间屋子里面有小白兔,后院里放着姥爷的棺材,姥爷说自己死了就葬在院里,所以有空就自己挖坑。保姆去看望她的时候,说:“好可怜啊,一个人在那有草有兔子的屋里,孤独地站着,看见我就跑过来扎进我的怀里了,就哭。”这句话保姆说过几次,每次都让她心碎。后来上了幼儿园,别的小朋友一起玩,自己只在一边看。
老师开始轻柔地问一些具体的事情,穿了什么衣服啊,并且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头上扎了两个小羊角辫,穿着带小花的红袄,蓝色格格裤子,两三岁小孩穿着紫色的小棉鞋,前面还包了,系鞋带的。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了这个可爱的漂亮的小女孩,B的五官很漂亮,想象中这个小女孩有多么娇嫩可爱清新啊,但总是一个人,一个人。老师又引导着回忆草的味道,小兔子的可爱,捉兔子,一捉就跑。蹲下来,有只小兔过来舔了舔手,是右手,用左手再摸摸小兔子的毛。起身走的时候,小兔子跟不跟啊?有两只跟着。(老师后来说,两只小兔子是父母,一只是B。不懂,为什么兔子是他们。)在房间里走走,墙壁很坚固,天窗亮亮的。出来,阳光明亮温暖。感觉到温暖了没有?感觉到了。B的神情轻松了,脸上有了笑意。

老师问我们有什么感觉。W说看到她开始哭,心疼。老师说是母亲的感觉。我说这次控制泪水比上次听C的故事时容易了。教师的神情并不赞成过分控制眼泪,他还有一篇文章专门表述了看法。不过,我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那么受他的表情影响了。这点我非常感谢老师解开了过去的结。我觉得咨询师的慈悲在心里,在眼神里,比在眼泪里更使来访者有安全感。还有,我的脖子痛,但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因为我只顾专心听B说话,观察老师的处理方法,老师把B叙述的阴暗画面修改得明朗有趣,开始按摩脖子时,我才意识到痛了,好象书上说这是早年和父母的关系疏远的症状。再有,就是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C说左臂疼,老师说左臂和父亲有关,右臂和母亲有关。海灵格的书上说,右臂与丈夫有关,他让病人想象着抚摸丈夫的脸,离了婚的,可以想象经历中亲密的男子替代,治愈了病人。不知道怎么又说起了死,C说小孩时好象特别怕看到死人,我说我好象很迟钝,因为姥爷去世的过程我亲眼看着的,他很痛苦,眼睁得很圆,嘴也张得很大,但是,是亲人的缘故吧,不觉得可怕,也不知道死的真正含意。老师打断这个话题了,说这样说不行。我想,可能是并不是这个话题不能说,而是不能此时说,因为他设计的新画面里没有死亡。
老师又问B是不是怕冷,B说是。怕冷不怕热,夏天电扇都很少用。老师说缺少爱,就会怕冷,爱太多,就会怕热,A的孩子估计会怕热,A说的确。我想起自己一直也是怕冷,但也并不喜欢热啊,刚好W替我问了,老师说又怕冷又怕热,是想得到的爱不能多也不能少。最近几年其实我是比较偏向于喜欢冷的,是我自己爱自己了,还是别人爱我了呢?呵呵。这段写了这么长,其实当时是很短暂的。接下来老师一直在重复小白兔的故事。到了最后,问问感觉,右手臂呢?很温暖。B真象获得了新生一样焕然一新。
自由谈话的时候,我给大家说了特意观察和母亲的关系时的新发现,母亲铺床时把两个枕头放两头,我是放一头。看样子我还愿意和她亲密。我担心她吵我时,还会想办法去哄她。(我说话的口气是好玩的,感觉我不是太意早年的母爱缺失,有时候我又想,在意又怎么样,时光又不会倒流,她也年老了,说出来净让她心里不好受。我觉得有些困难的是,爱的能力好象确实有点差,特别是在亲密关系上不主动,没有什么好的表现。)
老师又问起B现在和母亲的关系,B说从母亲病时开始好转的,她在病床边拉着母亲的手,一直,很久。母亲也不愿意放开,很需要的样子。老师说:“你把母亲拉回来了。就象小时候,你拉着母亲的手,不想放;现在母亲拉着你的手,不想松)。又说到保姆,保姆和妈妈竞争对孩子的爱。说起B对妹妹的不满,可能也是因为有了妹妹,父母才把自己送姥姥家的。所以反感妹妹。但是对父母很好,因为自己一但做错了,怕会再次失去对母亲的爱。我想起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遇到事情,第一思路就是,自己错了,自己做得不好。”老师也笑着说:“老师没反应,那一定是自己没做好。”
  这次的活动,收获主要是看到了老师是怎么让B做自由联想和意向对话的,以及过程中相关的很多细节的知识。还有的收获是晚上买了两条小鲫鱼犒劳了一下自己,今天做的饭也比较有味道,对茶道开始感兴趣。不足是自己不善表达共情,每每都是回到自己的家。想想也应该是这样,只有自己的家熟悉了,才有心情和能力去别人的家。




上一篇:我为鱼肉——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5)
下一篇:左手凉 右手热——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