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鱼肉——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5)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进哥德咖啡,就被C叫住了,她正焦急呢,说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来。我说上次说好的,怎么会不来呢,先等会吧,说着就看到了老师的红色小车。一会儿H也来了,问怎么坐大厅,C说老师没订房间。我笑着说,就坐这儿,等老师来了让他找不到我们,看他怎么办。H说怎么找不着呢,她就是坐老师的车来的。晕,算盘打错了。
W和D都请假了,我们几个先到的坐着,位置空得有点落寞,但仍准点开始了。先谈两周来的感觉:H说了单位前几天失火了,乱得一踏糊涂,手机这些天都不能关。C谈了她早到等待时的焦虑心情,说上周日很盼着活动,现在安心了。正说着,A到了,我们都给了他掌声。A说看张老师的博客,说精神分析是爱情的刽子手,就象看见了照妖镜,觉得很可怕,都不敢看了。我谈到学校放假一面觉得轻松一面觉得心里一瞬间有点空,到了上周日,明知道是不活动了,可是还是想了一想,就象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到时间口水都流下来了,也没食可吃。自己看书吧,荣格的书,不知是翻译的事呢,还是我的事,看得很慢,不象以前看书,速度很快,十几天了,一本书还没看完,觉得课上课下学习进度都很慢,焦虑,上火,嘴边又起泡了。B来了,她坐了一夜的火车,刚下车,一脸疲惫,A去要了几个靠垫,我和C赶快给她放身后。
期间L打来一次电话,老师没接,他说L会一直打到铃声自动停止,又问大家估计L会不会还打,或是发短信。A说这时有点担心老师估计失误了,多没面子啊,左胸部有点疼。老师说只是让大家猜着玩玩,他也希望自己猜对,和常人一样会顾面子的。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后来L发来了短信,说车在路上出了点问题,老师问大家信不信,CB都说不信,从老师的笑声里我感觉他也是不信的,但我信,老师让我猜猜A会不会信,我觉得他可能和我一样会相信,但A说他犹豫不决。老师说L的性子那么急,所以他得开个容易出毛病的车,不能是象跑车之类太快的车;象他自己的慢性子,得开好车,一点毛病也不能出的。后来L打电话给A,A接着说大家都等着L呢,让他赶快来。老师又问大家有什么感觉,我说如果是我,我会说我们已准点开始了,你不来,太可惜了。老师不接L的电话,是因为老师已经定下了规矩,A那样说是把L当朋友看,所以开玩笑想说得他舒坦点。后来老师说不在场的人往往是主角,C说是,她看过一部电视剧就是这样。我想,有道理,也有例外,比如D和W都没来,她们请过假,静悄悄地不引人注意,而C是一位希望引人注意的人,所以他几次三番地又是电话又是短信,又是给老师打,又是给A打,不来也要做主角。

休息之后,我响应了老师的谁找个话题。我的问题成堆,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少课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看到过A和C在谈到往事时痛苦的心情,觉得确实也应该先解决的,我就默默地自己分析自己。现在大家的情绪都比较稳定,我觉得可以把自己当条鱼摆在案子上了,我这么有勇气面对分析解刨,但问题竟然和胆怯有关,我自己也很奇怪。
印象深的是高二时班主任让我去做广播员,我拿着稿子看时,不知怎么回事,心跳加快,扑里扑通得快要跳出来了,两手抖得哆哆嗦嗦。另一件事是20多年后了,参加太极拳和太极剑的团体表演时,也是突然,心跳就加快了,扑里扑通要跳出来,打着拳手哆嗦得不能行,看台上的人都笑了,我自己也笑自己,总算是不抖了,但丝毫没有了平日舒缓和绵绵不断的韵味了。老师问了些具体的问题,比如当时广播室都有谁啊,穿什么衣服啊,具体怎么抖的啊。我一一答了,老师说象泥鳅一样,抓不住,很难思考,问问大家的感受,一看,睡倒一大片,都被摧眠了。老师替歪倒在我左边的C说:你那算什么啊,俺的都是大风大浪的问题。敢情我这不算问题。A说瞌睡,老师说A是不想让他进我家,又问我理解不,我觉得有点理解,就是A成看门人了。
老师让我说点提神的东西,不要让大家瞌睡,我就讲其实自己从小是多么胆大的一个人,下水,上树,沿墙,钻地道,一个人出远门旅行。讲完一看,还是睡倒一大片,但老师说这次没睡,都是闭目听,果然大家都闭着眼睛响应说是,C还说仿佛眼前出现了一片海,海边结了冰,很漂亮。
又问我之前有没有过类似的感受,我想起小学一年级刚开学时,老师排队要找一个领队的,老师的眼光在我们中间寻找的时候,我心里一万个声音在说:挑我吧,挑我吧。小心脏跳得扑通扑通得快出来了,可是不敢说,我在那么多小孩中太普通太不起眼了,老师最后挑出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小男孩。我就不再想这事了。
老师问A有什么感觉,特别强调A的感觉对我很重要,A说他的他的双手前两节关节痛,接着就说这是偶然的,跟这事没关。又说在每一个场景中,好象他都在场,好象他是老师。张老师教A把双手放桌了,静静体会一会儿这疼,接受了,它就不疼了。A还是不信。张老师说其实那时的老师并不是老师,是妈妈。
又问后来的心跳是不是比前面的轻了点,我想了想说是的,他说心跳减轻点了,症状出来了,转移成手抖了,我说是。他问我上次在他的公益课上,站起来读那篇童话,是不是想专门锻炼自己,我想了想说是,平时有机会在公共场所,我也会争取机会发言,来锻炼自己。他说听不出来你紧张啊,我说我控制着自己的,紧张的时候就告诉自己没什么,没事,稳住,一般情况下不明显,就那两次太厉害了,控制不住自己了。老师又问A的手,A说不疼了。
老师问我现在是不是还怕妈妈,我说不怕了,还包容她呢。小时候是怕。又问妈妈是不是脾气不好,我说温和得很呢,但只消她看我一眼,就吓死我了。每次说话都要看她的脸色,就象小组刚刚开始活动时,每次发言都要看老师的脸色,如果老师脸色有丝毫的不满意,就觉得自己没有一点价值了,就焦虑得嘴上都起泡了,把老师当妈妈了。老师说你自己在下边都分析好了,我说是的。B也支起头说看我的贴觉得太在意老师的反应了。
L最终没有来,老师说C最能理解L的行为了;A和我相互容易理解。我也觉得是,很容易理解A,而很难理解L。
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个都坐了老师的顺风车,老师说世上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大男孩和大女孩。我说是的,小时候觉得有大人,现在长大了,却没有大人的感觉。
我又想,如果不那么要求完美,或许会平静很多。
或者就把自己的勇敢子人格和胆小子人格搭个伴儿,让他们一路同行。




上一篇:废墟上的雏菊——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4)
下一篇:只有小孩,没有大人——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