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雏菊——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4)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6 09: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活动的地点由达尔文厅转移到库克顿厅,我几乎把这回事忘记了,幸好遇到A已经在大厅问,我就跟着顺利地到进来了。A开玩笑说不是专门一起的啊,是遇见的,大家都笑笑,很开心。库克顿厅的墙壁上装饰着一大束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是一种极尽灿烂的中式美感,达尔文厅的浪漫玫瑰如昨晚的一抹云霞又浮现了最后一眼。
大家的座位还是以前的顺序,只不过是更松散了,不象开始的时候,两个两个挤成一堆儿。D女孩请假回家了,所以老师问到上次大家把什么情绪带回家时,有半分钟没人吭声,我就先说了。B说想起A总结老师说的话,但忘记老师到底说什么了,老师说那A一定知道,A说了自己的理解,并结合C家的事,把自己做事有条有理的道理给妻子讲了。W和H夸A的妻子大度。L讲了一个浪漫纯洁的邂逅----大概这种感觉的影响,他后来提议春暖花开时,训练地点搬到山上,我觉得很美。C因为孩子放假回来了,声音表情都很慈爱柔和。
本来如沐春风的气氛因A的一个手势又急转直下了。A的本意是夸L性格有大男人的成熟,又有小男孩的可爱,使本来排斥同性的他也喜欢上L了,他说自己本来更善于同女性相处的,不管是别人认为的好女人还是坏女人,我们都笑A的直率,C说当A说坏女人时,手指向了她,问A是不是把她当坏女人了。A说绝对不是,只不过他们刚好坐面而已。
后来A说了很多,都是些隐私的话,我也省事略写吧。
说了18岁时爸爸的去世。
和丈夫的矛盾。
后来妈妈的去世。
这些创伤性的画面,在她的叙述下,一幅幅地展现了,犹如震后的废墟。
老师给C拿了纸巾,B又给C拿了纸巾,老师自己也拿了纸巾,这边几个鼻子唏嘘的,我的眼泪忍住了,但鼻子里却象滴进了蒸溜水。当那些画面将要引出我的眼泪时,我的内心就放出一阵云雾,使画面模糊,当她的声音敲击着我的心扉时,我心里就蓦地出现一大片明净的湖,把声音推向湖对岸。我在极力控制着眼泪,因为我是一个太爱哭的人了,我不能允许自己将来比来访者哭得还厉害。
这时老师的话语使我的情绪平静了下来。当C说到抱着爸爸的骨灰盒觉得很温暖,象是仍在抱着爸爸一样。老师问这种温暖让她想到抱着爸爸时的情形。她开始叙述小时候爸爸骑自行车送她上学,冬天很冷,爸爸让她把手伸进他的腰环抱着。老师又问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她说穿着红色的呢子外套,那个年代有这样又好看质地又好的衣服的孩子可真不多。心里渐渐就被亲情温暖起来了,也平静起来了。
就这样,一次一次地,C说的时候,我就被她拽着想哭;老师总能从里面找出些温暖的细节,再由C把画面清晰地描绘出来,我又被一次次地拽出来恢复平静。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就如废墟里开出的雏菊,绽放着生命的光彩。----这就是很多人的生活吧,灰色、苍凉,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发现里面蕴含着的生命迹象,把它拉出、放大、着彩。
好象每天,都能从老师那儿学到点东西,可是悲惨的是,我发现自己竟然不会说话了,因为说出的那些话没有什么用处,基本上等于废话。




上一篇:象是家庭治疗——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3)
下一篇:我为鱼肉——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