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当尼采哭泣》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5 16: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当尼采哭泣》
S小幽

《当尼采哭泣》是我所读过众多小说中比较偏爱的一本,作者精神科医师,心理治疗师,深谙存在主义哲学的亚隆,以简单易懂的方式说明了心理治疗与存在哲学的观念和历程。小说中两位主人公,19世纪末的两位大师:存在主义大师尼采和医学大师布雷尔,在现实生活中从未碰过面。作者透过史料和名著中呈现的真实历史,思维观念和人格特质,将两人连结成医生与病人,进行了一段扣人心弦的“谈话治疗”。

    身陷对病人肉欲幻想而无法自拔的名医布雷尔,在善于撩拨男性的路.莎乐美的引诱下,试图治疗根本不愿接受帮助的哲学大师尼采的“绝望”。于是历经了一场不知谁是病人,谁是医生的心理治疗,最后两人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得以超越自己的人生困境。

    这本书探讨的话题涵盖很广,也包括了对一些病征的描述,可是,这些话题都不离主轴:存在的问题。也就是人生的四大终极关怀:死亡,自由,孤独,人生的意义。把书中两位大师的对话看作缜密的思辩与人性的探索,可以引发人与自我的对话,探究真是而可贵的自己。

    弗德里希.尼采,中等高度,略胖,拥有温和的声音和不露情感的双眼。然而,他的眼睛似乎是向内看的,保护着他内在的宝藏。这就是知道现在仍颇有争议的一位哲学大师。

    他有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病痛组合:穷凶极恶的头痛,眩晕,平衡不良,反胃,呕吐,缺乏食欲,对食物感到恶心,高热,夜晚大量出汗,偶尔近乎全身肌肉瘫痪,胃痛,咯血,肠痉挛,严重的便秘,痔疮,视力的障碍,眼睛疲劳,无情的视力衰退,经常流泪,眼睛内的疼痛,视觉模糊,以及对光线的极度敏感,尤其是早上。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情绪转换。

    尼采每一天都被这些病痛折磨着,拜访过几十位当时欧洲的名医,依然无法缓解。虽然他不停递寻找医生治疗他的疾病,但是,与此同时,他又享受着这些病痛。尼采认为他的疾病属于他的身体,而他的身体并不是他。恰恰视这些身体上的折磨,使他的心灵可以把世界看得更清楚。尼采说自己的大脑里怀了只有他才可以生产出来的书,他把自己的头痛视为分娩前的阵痛。尼采是一个极矛盾的人,从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是正确的,一个健康的人,往往没有办法始终用心思考。

    布雷尔医生试图把病痛折磨等同于对生存的绝望,引诱尼采谈论这个问题,但是徒劳无功。从尼采对头痛的比喻,感觉他应该还算是一个乐观的人,但我宁可相信他是绝望的,并且有严重的自杀倾向。尼采把忧郁症称为黑暗时期,是每个人都会拥有的,而这个黑暗时期的出现并非源于病痛,而是源于存在。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痛苦和忧郁,那将是最大的悲哀。要是每个人都无忧,那么生存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对于死亡,我记得尼采曾经说过:死亡的最终报酬是不必再死一次。并且他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死亡,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力。由此可以看出他的自杀倾向。但是他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勇敢和无畏。他极力掩饰自己的懦弱,不敢承认自己的绝望。

   尼采的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他沉浸再自己的世界。对此,他是这样辩解的:有几次我伸手出去尝试建立一座通往其他人的桥梁,而我屡次都受到了背叛。尼采接受不了别人的背叛,而现实生活中,这却是时常发生的事。试图改变别人是很愚蠢的想法,尼采选择了逃避,这也充分表现了他的懦弱。在这些背叛中,尼采把责任都推卸到别人身上,他甚至没有想过,他所现造的桥梁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只能说,他还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写到:有些人无法解开他们本身的枷锁,然而确可以救赎他们的朋友。这似乎是他为自己找到的最好的借口,因为他根本救无法解释他自己,却自以为可以拯救世界。他曾说他的思想将会在两千年被认可,直到现在,他那些偏激的认识仍然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无疑是有巨大魅力的,他有绅士般的举止,高贵的态度,并且谦卑。只可惜,他的世界,我们进不去,他也出不来。

    当潘朵拉的盒子被打开的时候,宙斯放在其内的灾祸救逃进人类的世界中,不为任何人所知的是,那里面依然保留了最后一个灾祸:希望。尼采是这样认识希望的,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意思,但我隐隐地感觉到他是对的。也许希望的确是最终的灾祸,与尼采不同的是,我并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去了解真相。就像医生对病人隐瞒他的病情,尼采认为,这是剥夺了病人的权力,我却觉得,真相应该被隐藏,即使知道实情是他的权力。

    尼采很强调权力,他最害怕的事恐怕就是别人剥夺他的权力吧。所以他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他认为,帮助他人仅仅为的是希望支配他人,借此来增加他们自身的权力。我是一个信佛的人,佛说每个人都是有善心的。尼采把这个世界看得太肮脏了,难道这不是他绝望吗?即使他无数次地强调不接受帮助,他仍然不停地寻找医生看病,他总是这么矛盾。

   “就像骨骼、肌肉、肠子、与血管被包围在一层皮肤之下,好让人的外表可以忍受,所以灵魂的焦虑与激情被包裹在虚荣之内,虚荣是灵魂的皮肤。”

   在尼采服用过多水合三氯乙醛而昏迷不醒的时候,布雷尔医生试图给他盖上的毛毯却被他踢开。即使是他脸色灰白,呼吸困难,脉搏微弱的时候仍是极度敏感的。布雷尔医生进行了一些处理,一个小时以后,他听到尼采微弱的声音:“帮助我,帮助我,帮助我!”

   这虽然是一本小说,但是很多思想都可以在尼采自己的书中得到证实,只有这一段,是很难解释的。昏迷中的尼采似乎是另一个人,当然,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过,等他醒来,他不会记得,或者记得也不会承认那时说过的话。我想这也许是作者的一个美好愿望,因为本书中描写的尼采远不及他本人偏激。

    无论尼采如何偏激固执,他的哲学思想仍有它存在的意义,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反思自己,精神上解剖自己。他所追求的真理太过透彻,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必然是世俗的,不然又怎么同所有人一样生活下去?像尼采一样的自由?没有房子,没有义务,没有薪水要付,没有孩子要养,没有行程表,在社会中没有角色与地位?有多少人真的心甘情愿过这样的生活?




上一篇:尼采的相思病——影片《当尼采哭泣》赏析
下一篇:小书评《当尼采哭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