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稿----心理治疗:想说爱你不容易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5 15: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关于冲突、治疗中的紧张气氛(张力)
在治疗进行到一定阶段时,你和你的治疗师之间必然会出现紧张的气氛,你会有一些正面或负面的感觉,比如爱上治疗师,或者憎恨治疗师。不必害怕这些感觉,我们鼓励你直接的表达。
心理治疗中,治疗师有责任,也有能力承受你所表达的任何感受。而你和治疗师都要清楚的一件事情是:治疗中的感受代表着你未能满足的愿望,很多时候,这些愿望除了具有现实意义之外,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它们代表着你的童年幻想和未能满足的欲望,这正是导致你现在问题的症结所在。
例:上面沉默的例子中的患者,有一个被忽视的童年。他的母亲忙于自己的事情,对他只有要求,从不亲切的询问他的需要和感受,对他毫无理解可言。因为他必须仰赖母亲才能生活,所以他将对“不理解我的妈妈”的愤怒埋藏在内心深处,学会了“沉默”。
他的愤怒从现实意义来看,是恨治疗师不能理解他的想法,而从深层意义来看,则是因为他将治疗师看作一个“能理解我的妈妈”,但治疗师无法做到,于是他再一次经历了童年,体验到了那种愤怒。
这一次,在治疗师的鼓励下,他没有埋藏自己的愤怒,而是尝试着慢慢的、勇敢的表达。治疗师的涵容,使得他开始相信自己是可以表达情绪的,并不会因为表达情绪而被“冷血的治疗师”(妈妈)杀死,于是在现实生活中,他开始变得比较能够表达自己的感受。
当这些感觉出现的时候,正说明你们的治疗进行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勇敢而仔细的向治疗师表达这些感受,是促进治疗进行的不二法门。

“热闹的治疗”
有些治疗很“热闹”,治疗师和患者间没有张力,“配合”良好。这往往意味着治疗没有深入,只是在发表演说,或者进行辩论。真正的治疗必然伴随着痛苦,因为揭开伤疤本身就是痛苦的。

“完美的配合”(修正性体验)
有一个美国的治疗师,提出了叫做“修正性体验”的概念,意思就是“患者需要什么样的感受,治疗师就给患者什么样的感受”,换句话说,患者缺少一个理解她的妈妈,治疗师就要扮演这个角色。这个理论一抛出,这位可怜的治疗师立刻遭到全国治疗师的一致声讨和批判。因为“患者需要什么,治疗师就给什么”的真正含义,就是治疗师是患者的上帝,可以给患者所有的东西。这理论违背了治疗的基本原则——治疗是要帮助患者成长和独立,而不是帮患者沉溺在幻想的世界,退变成一个小孩。

第六,要多久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不同的治疗流派有不同的周期。关于动力性心理治疗,或者说精神分析,参考答案是:短程在30次以内;长程多达数年。
住院时间是三个月,三个月对于集中处理症状,恢复社会生活能力来说也许是足够的,但对人格的改变,则实在太短暂。我们建议的做法是,根据你与治疗师在开始阶段所订立的目标,来决定大概需要多久,在住院结束之后,通过定期的门诊继续治疗是个不错的选择。

例:“谁有病”
看心理医生的人们常被看作是“有病”的人,关于这个现象,80年代的美国人有一个精妙的回答。
80年代,精神分析疗法在美国盛行,开始的时候,大家嘲笑接受分析的人是有病的人,而接受分析的人们作出了有力的回击,并最终改变了舆论导向:“不接受分析的人才是有病”。因为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会在成长过程中遇到问题(大概实在没有人敢说自己从来没遇到过问题),接受分析的人在面对这些问题,而不接受分析的人,则是“连接受分析都不敢”,想毕是问题严重了,连看心理医生都不敢了。

第七,关于结束
理想情况下,结束是一个过程。从提出结束,到不再与治疗师见面之间,应该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有比较充分的准备去独自面对人生,并处理与治疗师的分离。
结束是痛苦的,因为结束意味着分离。
现实中,因为种种原因,治疗常常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时候就被迫结束了。但就如震撼人心的爱情,不一定有美丽的结局,有效的治疗,也不一定有美丽的结束。重要的是,在治疗过程中,你所产生的改变。
任何时候,你有结束的权利。但我们建议你在结束之前与你的治疗师探讨结束的原因和感受。因为结束有可能是“结束”,也有可能是“脱落”,或者“逃离”。因该记住,在张力最大的时候,正是最应该与治疗师讨论的时候,因为害怕而选择“逃离”,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治疗师也有可能提出结束,或者转介。同样的,治疗师有义务在提出的时候与你进行讨论。




上一篇:演讲稿----心理治疗:想说爱你不容易
下一篇:祭父文——和父亲谈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