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2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5 15: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2
李拙·风云使者



而作为人本教的创始人,老罗是个生活中温文尔雅的人,对周围人的怀疑并不在意,大多平静对待,学术争鸣有的,随便怎么骂,回批的少。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不碰人,往往人家要来撞你。心理学界也充满了自恋混合的扩张性,科胡特的最后生涯留给了与癌症的斗争与精神分析同行的批评质疑声中度过。

这其中,老科与老罗的交锋就有不同的意味了。
与后世历史上的两个伟大的人某山头胜利会师,大声说“你好,你好,同志们辛苦了”,山谷中红旗飘飘,欢声雷动不同的是:老罗和老科的交流并不愉快,两人是从学术吵架开始的。
1945年到1955年期间,这一对老冤家当时住在一座城市,都曾任职于芝加哥大学。针对老科的回应之鲜明“野蛮”,就恰巧在于,老科在试图解读人本教的看家绝招——共情,和其他同时期的反应形成鲜明发差。
罗杰斯这一回应至少是在其个人生平中是极其少见。与老科的强烈对决,无疑多少戳到老罗痛处。
这里可以看出老科的与众不同之处了。老科并未采用当时精神分析界的一致反对的做法,反倒是对共情本身充满了兴趣。
老罗强烈回应的一个原因,用老罗的原话说“充满了冷冰冰观察、非人性的冷漠”。这当然说的也不无道理,这种观察就是一个受过良好训练精神分析师的视野。
双方都没理解错,交错的是大家都对同一个东西感兴趣了。
这或许可以看成治疗大师的相同之处,老科并未在套用精神分析的视野去批驳人本主义的弊端,而是试图用精神分析的视野去理解人本主义。至少在某一深度上来说,科胡特对同时代的人本主义充满兴趣,试图弄清是什么。
所以说,这两个伟大的人本质上都是一种人,实事求是、对心理治疗本身充满好奇、追求实际效果,也是相对简单的自然主义者。由于信奉理论、生活经历、教育背景和对人性理解的不同,并不妨碍他们对同一个东西感兴趣。这也可以看成科胡特后来自立山头的一个重要契因。
另外,相对于罗杰斯创立人本教后峰峦迭起的人生,老科的人生经历是前期动荡,中间平稳,后期才创立了自体精神分析。
早期生涯,老罗对心理治疗本身的追求就能看出,温和老罗的背后有宝藏孕育其汇总。老科对老罗在一生的经历都充满兴趣与关注,以至于后来二人的人生交际,恩怨情仇就显得那么的显而易见了。
如果用精神分析的话语来说,老罗的早期成长环境是相对自由安全的,而老科就不那么安全。这或许能解释了科胡特生命中间的这段时光相对规矩,有贼心,但至少暂时没贼胆。
罗杰斯创立了人本教,除了要受欢迎,被接受,也要一定让自己能在心理治疗领域说上话,站的住脚。
老罗的一生是牛逼的一生、起起落落的一生,也是理论结合实际战斗的一生。
至少在老罗职业生涯的中期,有两次针对同一案例的专家级会诊,里面有大名鼎鼎的各路好汉参赛,老罗积极应战。

例如1958年夏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洛蕾塔案例,针对同一案例,大约30名各个学派的心理治疗师彼此观摩治疗。不能不说有点“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打擂台”的味道,是不是有料,大家出来亮剑的风范。
在老罗看来,人本教要发扬光大,至少要在治疗实效上说话。
洛蕾塔案例是个精神病患者,合理情绪疗法的创始人艾利斯、精神病专家费尔德做的都不是很成功,老罗第三出场,当场大有点“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气。全程出场的论剑高手还包括我们知道的认知疗法创始人贝克、阿德勒疗法莫萨克、格式塔疗法帕尔斯、家庭疗法帕普等等治疗师。
另外,1964年与格洛利亚,三个属于不同理论流派的治疗师对来访者做的个案。而这一个案也许是至今为止,世界心理精神专家评论最多的个案。而罗杰斯大出风头,一时无二,当时的其他治疗师不得不承认罗杰斯手底的“活”做的漂亮。
这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至少对于美国心理治疗界这个圈子是这样:能不能治疗,要见实功夫。美国学术开放的环境与人文,思想环境支持这种做法。
身为人本教的教主,也是自然主义者,罗杰斯大约不好意思开口就说“人本教包治百病”,只能开始指出人本教只适用一些简单心理问题,但随着治疗实践的提升,为了证明人本教能继续在这个世间发展壮大,身为教主的罗杰斯只能亲自操刀上阵,要亲身尝试一些不可能的案例,做出挑战。
20世纪40年到50年期间,罗杰斯的治疗触角无疑在极具扩张的升向从简单心理问题到人格障碍再到重性精神分裂的区域。
现有的罗杰斯著作说明了至少人本主义对治疗包括了一般心理问题到严重精神分裂都有效。而目前最著名的共情案例布朗案例就是针对一个精神分裂两次后,康复期来访者的现场治疗。
至少罗教主本人开始确认,人本主义对治疗精神分裂在内的一切心理疾病都有效。从当时罗教主手里文稿、案例来看,教主本人大量做精神分析的案例,跟精神分裂康复期的做,然后显著发作期的精神病人也做。

不幸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重症的精神分裂案例女孩儿让老罗迷失了自己,迷失了自我界限,开始觉得莫名惶恐不安。受过专业训练的老罗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罗跑了,转身就跑。抛开理想化嫌疑,用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的一句话说,“连跑路都跑的这么帅”,招呼都不打,同行不理,机构仍掉。
当时他只打了个相当简短地电话给妻子,然后飞到海边,谁也不告诉,直接去旅行。这在社会主义国度应当属于旷工,然后是停职,再恶劣点就得被单位开除了。
即使回来后,老罗依然继续接受了心理同行的长程治疗。
已有的八卦资料看,这样的事件,后来又发生在60年代或70年代的关于心理治疗师职业道德的大批判中,罗杰斯再次因为过去的此一事迹成为了被社会娱乐、调侃挖苦的人物。
对于罗杰斯自我感觉来说,是人生的黑暗时刻,也是对价值观的颠覆,对人本主义坚持治疗的一种违反。不过,这一时刻的罗杰斯内心确实生病了,病的很重。另一方面就像遵循自己的治疗师角色以及内心信念本质,坚决不还手。只说明了我身上发生了什么,类似偷取人类火种的普罗米修斯,只挨揍不还击。
患者发出巨大的诋毁,娱乐小报也乐于报道,刺激销量。大致意思可以猜想为《治疗室内的禽兽》、《我与罗杰斯不得不说的故事》、《惊悚心理治疗界的败类》、《密室惊魂》等等八卦新闻。
而作为当时罗杰斯发疯,扔下来访者也是不道德的,态度恶劣,启人疑窦,对患者不负责任,对机构不打招呼,谁也不知道这人干嘛去了,直接使用“蒸发密令”。
作为现有的心理传记撰写者,大多是心理同行,既不会说老罗这些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如何被扭曲,也不会把详细指控如何发生、理由和论据说出来,包含了一种宽容和温情。不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失真,好像心理治疗大师是从不犯错的心理怪人。
这在心理治疗界通常会是一个惯例,除非老罗真做出禽兽不如的事件,才有资格登上永久且详细的记录,警示后人。
患者需要表达悲愤,报纸需要销量,看客们需要娱乐,所有的大口都在吞着罗杰斯。真相并不重要,事实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每个角色自己内在的需求。
那个时代里,一方面也应该是罗杰斯,因为这家伙太牛逼。还有一方面还是罗杰斯,人们乐于看到真实的一个名人倒下,显露出惊人的阴影。
这时,作为对罗杰斯津津有味地观察者,同行老科这会儿蛮可以喝好咖啡,在这样的时光中慢悠悠看着罗杰斯倒霉。而且,“合理人际边界,不卷入、老罗是老罗,咱是咱、受过良好精神分析训练、老罗这家伙骂过我”等等,都足以让老科在旁看热闹。
不过,老科却没有显露出一个精神分析大师的谨慎和深沉,坐在一旁隔岸观火。几乎是心理界几个最先跳出来力挺罗杰斯的专家,而且终身在这件事上力挺。
这委实不得不说世间的人和事,总是让人大跌眼界。
最了解对方内心深处的敌手。对神入研究的理解,让老科成为最了解老罗的人。对骂最凶的两个老冤家,此一刻恰巧是最强有力的盟友。
这个时候大约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老罗干没干坏事,而是完全用人格担保来说话。如果按照心理治疗行业的职业保密性规则,这会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力挺:
“老罗不是那号人,以我的人格担保”。这个时候老科不是一个精神分析师,只是一个很man的男人。尽管当时大多数人都知道,此刻无论说什么,只要支持老罗,他都会站在反动权威一方,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也因此是要承担巨大职业风险和名誉危机。




上一篇: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1
下一篇: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