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1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5 15: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1
李拙·风云使者

卡尔罗杰斯其人,人本主义治疗师。出生于1902年,美国一个宗教伦理气氛浓郁的家庭长大。幼年的爱好之一是科学农业着迷,包括如何做实验。这自然与心理治疗无关,不过这样的背景正好说明了他对自然、对事实本身的着迷之一,也是“人本教”的由来。
  而科胡特生于1913年,维也纳特产,二者相差11岁。冥冥之中的天意不知道,不过就两个人来说,出生的环境地点、时间都相差甚远。
  总的出生日期和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来看,老罗或许是赢家,因为比较能活。老罗1987年逝世,老科1981年逝世。
  其中,对比同时代心理大师,卡尔是唯一的一个来过中国,并且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大师。1922年,一次大战结束第四年,作为老罗被选中去中国参加一个基督教同盟会议,旅行了6个月。如果不是走马观花的话,老罗是的确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去东方旅行的那6个月里,我的思想有了最重要的转变,而且从那时起想要摆脱家庭。”罗杰斯说道。
  老罗将去中国作为“个人生活中一个具有甚远重要性的因素”,坦承这个时期开始真正的恋爱。而且,是在离开后的旅行途中,才确定自己爱着的对方是同年长大的美国女孩儿。觉得中国在他的生命中占据重要的因素,至少罗杰斯本人是这样感觉到的。
这一点,不像现在的某某国际领导来到中国,然后中国记者提问,你对这个国家有何看法?某国际领导人被迫要说一些例如“我很喜欢这个国家”等等一些套话敷衍,然后主宾皆大欢喜,喜笑颜开的场面。文字部分出自老罗的自述,大约68年左右写的。而这时的中国,正是文革。
抛开炫耀的可能,似乎说明了人本教与东方的不解之缘,也是相对贴近的地方,暗示着后来世界的潮流。

对于普通人来说,理解罗杰斯就是其领导独创的人本主义。对于20世纪30年代的心理治疗本身,的确是少数人享有的,密闭在层层治疗室内的“黑幕”。绝大多数人关注的是世界战争、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美国是个很包容开放的国家,相对于战争阴云笼罩下的欧洲,简单来说就是美国是个大杂烩,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敢吃,因为本来就没传统。山姆大叔的想法有点类似于“少生孩子多种树”的农业思想和民主体制。
二次大战的发动,罗斯福总统表现的相当平静,当时的总统是让其他人先打,这样的平静是需要先征得美国国民的愤怒,类似于911事件的发生。换句话说,美国的民主体制和开明的氛围决定了要擅长阳谋,大大方方装傻,然后一举拿下。不了解这个时代背景,不了解美国的体制以及形成的国民性,是无法理解后来心理学在这个国度里开花繁茂的原因。
罗杰斯放弃了幼时成为农业心理学家的梦想,也放弃了成为一个合格神父的想法,最后选择了心理学。事实上,罗杰斯本人或许可以理解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自然主义者,连选择成为临床心理学都是其自己的感觉是“没有太多理智清醒的选择,更多更随着自己的兴趣。”1924年,老罗获威斯康星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后考上纽约联合神学院,二年后转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临床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1928年获文科硕士学位,1931年获哲学博士学位。老罗能算个学而不精。事实上在没做心理治疗之前,老罗更多领略各学科之间的联系。算一个熟悉天文地理,农工百科的杂家。
开个玩笑说,如果当时的精神分析是统治阶级心理治疗,行为主义是工人阶级心理治疗,那么人本主义就算农民阶级心理治疗了。第三股势力代表的是广大农民工同志。
老罗的第一份工作时在纽约州的罗切斯特儿童预防虐待协会的儿童研究部工作,该部有3为心理学工作者,年薪2900美元。似乎也并不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未来,老罗甘之若饴。这一待就是12年,直到1940年去了俄亥俄州立大学。
现代精神分析后来是从孩子身上发现了客体关系,同时代的老罗在孩子身上找到了人本主义的萌芽。而这时,老罗隐隐感觉到一些不安了。在他的著作里,这12年的临床经验非常重要。按照老罗的记述,在当时,他做的有些心理治疗本身,内心解析是完美的、正确的,但效果有时并不明显,甚至是无效。
一线的临床工作就是这样朴实,所有工作都是检验是否有效的唯一标尺,而非掌握了某项理论。从现有的文字来看,老罗早期爱干的事情就是精神分析的“野蛮解析”。翻阅过去的治疗记录,老罗毫不客气说,“简直是法官和小偷之间的游戏”。有一个纵火犯解析是到位,但并不能制止对方接受好老罗的解析后,继续在社会上纵火。

同样的时期,老科这时还只能算“小科”,在欧洲生活。1937年父亲死,38年在维也纳大学医学院毕业。1939年到40年因纳粹迫害,踏上了美洲大陆。而这一时间段,欧洲的老科尚为未卜的命运多少有些担忧,38年接受分析,刚大学毕业。没被分析多久,就来到美洲大陆, 43年继续接受美国精神分析师的分析,这一分析就是四年。1948年到50年期间,是老科结婚生子,单独执业的时期。而老罗1946—1947年担任美国心理学会主席。

早在1940年,老罗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以人为中心治疗可能性的回馈中得知,自己打开了一扇理论的大门。1951年,出版了《患者中心治疗:它目前的实施、含义和理论》一书。在罗杰斯创出人本主义的初期,遭到强烈反对的恰巧是精神分析学界。不同的精神分析师对这个时代的人本教在多个角度质疑。
同时,身为一个心理学家的老罗尝试引入录音并将之公开的人,也遭到了强调设置的精神分析学界的强烈质疑与批评。受到广大农民同志欢迎,恰巧受到统治阶级严酷镇压反对的交错,早期排山倒海的反对声说明了这一点。相当多的精神分析师估计这会恨不能咬罗杰斯一口,简直不让咱吃饭了。老罗同志战斗在革命的第一线,但至少还保持应有的大师风度。




上一篇:“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的可怕来历
下一篇:卡尔罗杰斯与科胡特闲谈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