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直视骄阳》读书会讲稿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4 10: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春蕾

今天在这里与大家见面,我有些感动,因为想要勇敢想要真实,探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愿意提及的问题。我们共同感受――生、死,它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所以此时此刻,我感到的是同呼吸,共命运。
上周,柏大夫告诉我,你既然读过《直视骄阳》,就在读书会上发表一下读后感吧。我很快就答应了,而后又有些忐忑不安,我琢磨着,我30岁,去谈死亡,是否有些无病呻吟呢?我担心大家不接受我这个年纪的人发表关于死亡的感受或者是评论。或许那些经历过死亡的冲击、更加年长的人才更有资格呢?我很想知道大家这一刻心里怎么想。但这种感觉并非大家说了什么,而是因为我怕不被认可,怕失败。你们害怕失败吗?
谁又能不怕失败呢?惧怕失败的感觉就是死亡焦虑的一种。
记得,一个19的男孩儿到我这里来咨询,他得的是神经纤维瘤,恶性,一年前放化疗后,再次复发,由于贴近大动脉,不能手术。这个孩子非常焦虑,他说,“我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死了,我很害怕有那么一天,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奇迹发生呢?所以我尽量去做同龄人都在做的事情。”他的话让我觉得他比我想象的乐观很多,但我的心情还是一下子变得沉重,我该如何给予这个孩子力所能及的帮助呢?那个当下我在想,一定是我也惧怕死亡,死亡的话题面前我也没有力量,想要帮助他就要先于他站在死亡的面前感受它。于是,我说,你比我想象的坚强,也比我坚强。如果你决定为自己做一些事,会是什么呢?然后他非常投入的、意兴盎然的开始给我讲他的一个梦想。当他关注这件事的时候,生命的气息便在涌动了,我说,也许这是你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呢。穿过死亡,看到生命在此刻。
亚隆说:“既没有预先设定的人生,也没有最终确定的命运,每个人都必须自己来决定如何尽可能充实、快乐、有道德有意义感的活着。”所以,我坦然了,死亡是我们任何人的共同话题。思考死亡,是我们人生的一份珍贵礼物。
今年年初,我的妈妈患有危及生命的疾病,要第二次手术。全家一下子再次陷入恐慌与绝望。因为第一次手术后一年半就复发了。那些天,我们的眼前全是焦虑、哭泣、无奈与绝望――无法安详的空气。因为我是一名咨询师,心理治疗的功能让我迅速反省,经历了一次觉醒体验。我用两三天的时间思考我们为什么这个时候是这样的?
我给姐姐和爸爸说:“要二次手术了,你们怕吗?”
他们说害怕。
我说:“我们必须先接受死亡和可以把人打垮的疾病,我们才能帮助她去面对,她一定需要我们这样做。”
爸爸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从此,我们一家人一起积极面对由此带来的一切。
传递这份力量,是我能给妈妈的最好的礼物。
任何时候,都存在希望。二次手术后,我鼓励妈妈去做能做到的事,而不是灰心放弃,尽早下床活动,早排气,避免肠粘连,帮她调整心态……正值过年休假,我每天都在医院陪她,跟她讲我在北京的发展和收获,轻松的告诉她关于手术的一切,不必过度担心。我把自己对生的希望投射到她身上,她一定接收到了这份力量,一切都做的很好。身体逐渐恢复,气色也好起来。
有一天,我让她平躺着头靠床边,给她洗了头发并梳好,我拿出镜子说,“妈,你看你多好看!”她似乎满意的微微一笑说,“真没想到啊,一直不敢照镜子,以为自己这次不行了。”那一天开始,我看到她真正有了活力,我们一家人都很开心。
我又想,若是反过来看这件事呢?当你内心觉得已经在面对一个死人的时候,病人就会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他从你那儿接受到这样的信息――无助、恐惧、绝望以及无可挽回。我见过很多人花几个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像对待死人一样陪伴病中的家人,似乎抹掉了这个生命长度中的任何意义。你用绝望的眼神说一万遍:“你会好起来的。”他也只能接收绝望。别骗人了!是我们将自己的对死亡的恐惧投射到别人身上,切断了可以面对与成长的可能性。
我们每个人都在体验死亡带来的冲击,只是很少停下来思考,很少由此延伸。
在参加亚隆团体治疗系统班培训时,一个较年长的老师的好朋友刚刚去世,相似的人生经历让她对自己命运不安,可能也会是退休――很快生病――很快死亡。她陷入恐慌并开始思考“我所追求的是我真正想要的吗?”之后的几天,她开始做出一些自由的选择,比如与爱人出游享受初春的景色,每天花时间泡脚,不将永远干不完的工作带回家,尽可能享受天伦之乐……。
培训班的讲师就是亚隆先生最得意的弟子莫林·莱什教授,他对这个老师说,这是你的朋友在生命的最后给你的最好的礼物,你真正开始思考人生并做出自由的选择。
我们的心一下子被“礼物”、“自由的选择”点亮了。
套用书中亚隆在治疗中的一段非常平和的自我袒露:
“我曾经历过三次死亡焦虑的大爆发,但是现在,随着我年纪的逐渐增长,面对死亡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好处,它让我对生命更加珍惜,让我在每个当下更充分地活着,还让我去欣赏、去享受活着本身所带来的纯粹的快乐。”
心理大师三次死亡焦虑的大爆发让我们知道,别人和他没什么不一样,没有一个人不是病人。不同在于,他创造了一些可以传递给他人并丰富他人人生的事物。他用自己直面死亡的经历创造了这本人人都会受益的作品《直视骄阳》。
我们整个机构都在读这本书,深受影响,并可以就这种影响传递给向我们求助的人。上周,有一个孩子的妈妈打电话来感谢我们的志愿者秀美,她说多亏了秀美,通过心理治疗,孩子有了很大进步,家长也跟着成长。秀美的话久久在我耳边,她说:“你应该把这个过程和你的心情写封信给孩子,让她知道未来如何帮助她的孩子。”这就是亚隆在书中提到的“波动影响”。妈妈留给孩子的波动影响,不为死亡而终止。
我的小小的演讲就要完了,结束又是一种死亡,你们此刻觉得好吗?
在我读这本书时,享受阅读的乐趣;写这个稿子时,享受写作的乐趣;此时此刻,有你们听我说,让我享受分享的乐趣。我们尽可能的活在当下。每天问问自己,今天我过的好吗?
谢谢各位。






上一篇:波动影响——读《直视骄阳》有感
下一篇:精神分析师的三个基本信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