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语录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4 10: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典心理动力学

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困惑也许并非是生和死,而是男和女。生死是上帝独玩的游戏,人类在其中只是被操纵的对象;而男女之间发生的故事,人类自己是主角。
只要你不跟胆小的人一起去冒险,不和小气的人谈钱,不在好嫉妒的人面前自我表现,不和偏执的人发生争论,不跟老板比谁说了算,那就是很好地避开了别人的不美好了。
人际交流的目的,就是要愉悦别人和愉悦自己。
希望不是物质的存在,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可以产生实实在在的力量。
内心有希望的人会心情愉快,看待事物乐观,行为从容而有条理。
父母可能犯的另一个错误是,跟孩子距离过近,给了孩子过多的关注和关爱。
所有的人都会在轻视他人时很迟钝,被他人轻视时很敏感。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就是这样产生的。
聪明易,厚道难,既聪明又厚道更难。对一个已经很聪明的人来说,努力做一个厚道的聪明人,应该是一种更加聪明的聪明。
让我们近一点吧,因为我们都互相需要,但也不要太近,近得分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我;或者我们互相离远一点吧,但不要远得在我们彼此需要爱的时候,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任何一个人,不管他过去和现在有什么痛苦的经历,只要他打败了曾经控制了他的强迫性重复的力量,或者说命运的力量,那他的未来也会是一部讲述英雄的故事的史诗。
从深层的动机上看,过度热衷于减肥或者患了神经性厌食症,可以是下意识地拒绝成长的表现。
一个女孩如果不希望自己“丰满”,可以被理解为拒绝在自己身上出现第二性征,也可以进一步被理解为不愿意成为母亲。
照镜子是女人自恋的铁证,追逐更高的权威、更大的成功则是男人自恋的典型表现。
小时候,我们生了病,就能够得到父母更多的关心;长大以后,我们自己不会允许自己装病,但潜意识里会留下一些希望自己生病的想法,以获得病人的“特权”。
善良不是一种愿望,而是一种能力,一种洞察人性中的恶的能力。
规则本来是应该为人类的幸福服务的,但遗憾的是,人类经常会把规则看得比人类自己都重要。
好男人、优秀男人的心灵,需要跟千百种女人的不同的关系来滋养。
父母爱孩子,这从来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该如何去爱。
男人对婚姻抱有的幻想,在数量上绝不少于女人。
人是关系的动物,关系越多,养分也就越多,成长得就会越好。但是,持久的、深入的关系却只能有一种,太多了,养分就可能变成毒药。
学任何东西,最重要的是心存高远。高远的心会覆盖人力能及的一切领域,并指引你所向披靡。
“我在活着”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还需要有人来提醒,那大约是因为自己在很多时候是在为自己之外的某些东西活着。
理解是在你疼痛的时候给你一粒止痛药;体会是陪着你一起疼痛,一起流泪。
婴儿出生时被挤压的过程,就像是一次心理的和躯体的按摩,有助于激活其全部的心理生理功能,增加其对疾病的耐受力。
对任何心理测量的结果,不管是当事人还是心理医生,应该采取的基本态度是:心理测量永远都只是诊断的辅助工具,只有参考价值,不能作为确诊的依据。
一个人内心的纷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他的内心有很多愿望同时要求被满足,相互之间产生冲突,宁静就被打破了。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设置一个顺序。
双方对忠诚的理解越接近,关系维持的时间就可能越长久。
人是群居的动物。如果没有那些可以吸引很多人注意力的事件,那么群居生活肯定是非常乏味的。
一个过分追求完美的母亲,会把孩子的“不完美”看成是自己的不完美,这会使她产生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这种挫败感可以直接导致她改变对孩子的态度,加强她对孩子的控制,以便使孩子更加接近她所要求的完美标准。
一个女性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规则的压制越厉害,她的需要越没有得到满足,那她表达激情的程度可能就越强烈。
对某些女性来说,溺爱孩子是她们拒绝成长的重要方式。她们替孩子生活,为孩子操办一切,与孩子在心理上合二为一。在爱的名义下,她们这样做可以满足她们用其他方式不可能得到满足的需求。但这样做可能留下无穷的后患,并且伤害到几个人。
父母对孩子的方式和态度,造就了孩子的性格,这一性格具有很大的稳定性,会对孩子的一生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一个人心里能够装着另一个人和已经装了另一个人,那以后的路就要好走多了。
如果我们感觉到受了伤害,那并不是别人伤害了我们,而是自己的愿望伤害了自己。
一个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过多指责的人,或者说被别人过多地“支招”的人,容易变成一个过分在乎别人的看法的人。
在一个家庭中,如果某一个家庭成员患了心理或心身疾病,那说明整个家庭关系都有问题。换句话说,一个人的疾病是由所有家庭成员共同“制造”的,是家庭成员互动的必然产物。
让一个人自己承担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事情的后果,也是对这个人的一种尊重。
无法想象,完全没有经历创伤的生命会是多么的幼稚、软弱和变态。
如果你栽一盆花,每天都对着花讲几分钟话,那花就会开放得鲜艳一些。
精神科医生如果只致力于病人症状的改善和对疾病的自知力的恢复,而不管病人的社会功能的恢复,那算不得善始善终。
看来我们需要的既不是永恒的快乐,更不是永恒的痛苦,而是一种变化的、流动的、让我们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体验与情感。
“成熟”到把人与人的关系视为狼与狼的关系的人,他也许可以占一点狼所占的便宜,但却不可能拥有作为人的幸福的一生。
在婚姻这种极其特殊的关系中,真的可以互相把对方要么制造成天使,要么制造成魔鬼。
你“隐身”成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个老婆之后,他找不到老婆了,也就只好发脾气了。谁愿意自己的老婆仅仅是一个道德楷模呢?
真诚从来就不是一个是否愿意真诚的问题,而是一个是否有能力真诚的问题。




上一篇:于丹:关于人性的总结――人生格言――让人流泪的句子
下一篇:《团体心理治疗》精彩189句摘编--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