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之旅----周煊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4 10: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观之旅(3):打开业的结

早上4点,钟声把我们从睡梦中叫醒。钟声悠长地持续了很久,醒不过来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了。
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洗漱,我还忙中偷闲地喝了一杯水。第二次钟声响起的时候,该去禅堂了。
其实为了迎接这种早起的生活,我已经提前适应了好几天。在上海的时候,也尽早起来静坐,所以不怎么觉得辛苦。
进入禅堂,开始练习观出入息。这是昨天晚上老师教给我们第一课:观息法。
佛陀教导的修炼方法分成戒定慧三个部分:持戒是修“戒”,观息是修 “定”,内观是修“慧”。
呼吸只是一个工具,借助它,我们得以让心安住。老师说,我们要利用这个工具,修好“定”,修好“觉知”,才能真正开始后面的内观和修慧。所以观息修的好不好,可关系到后面真正的内观效果哦,好好练习好好练习吧。
也许因为呼吸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平常、太理所当然了,所以几乎被我们彻底忽略。所以当老师要求我们去做观呼吸这件事情时,一下子反而感觉有点无措。
而且居然一观就是三天半呐!
每天10个小时以上的静坐,只做“观呼吸”一件事情。你能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
第一天,很纯粹地就是去找到入息和出息。我很听话地坚持练习。不过,身体的反应和心的反应立刻浮现。身体一阵一阵地发寒:是那种从心底里透出来的寒气,真是寒气逼人。心里浮出无数的杂念,我后来跟梦开玩笑说,八辈子没有想起来的人都出现了。
老师的教导是:发现心离开了,也不用去恼,回来观呼吸就可以了。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练习,老师说只要你能够在2-5分钟之内发现自己的心飞走了,然后拉回来,就是好的。除非你飞了10分钟还没有发现,就得检查一下自己的觉知能力了。
渐渐地,不仅寒气逼人,全身开始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些酸痛和不适。虽然我熟读《内观》而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抢在第一个在约见助理老师的表格上填写自己的名字——我得见见老师,问问情况。
每天中午12点和晚上9点,是可以向助理老师提问的时间,中午的约见需要提前预约,每个人只给5分钟时间。我排在第一个去见助理老师。
见面安排在三楼的小禅房,进去的时候见助理老师一个人高高坐在法座上,我向老师行礼后座在地上的垫子上。提问的时候需要仰着头。
我问了三个问题:全身冒寒气、隐隐约约的疼痛、如果在内观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需要经过哪些阶段?
其实我是冲着第三个问题来的。助理老师说:这些症状很正常的,因为身体里的垃圾需要被清理,你不需要去理会,只需要继续观呼吸就可以了。至于内观要经历几个阶段,你可以先每天跟住进度慢慢进步,等走完这10天后再考虑这个问题。
我谢过老师后行礼告别,关于单独提问的体验也就此结束。以后的时间我没有再到小禅房约见老师,有疑问的时候就在晚上9点向老师提问。
后来我才发现,第一天的不舒服实在是毛毛雨,比起后面的感受来说,第一天就是一场简单的预演而已。
第一天晚上开示的时候,我开始感觉累和疲惫,浓浓的睡意,让我很渴望回宿舍睡觉。等到晚上的共修一结束,我立刻奔回寝室,用滚烫的热水泡脚驱寒,然后钻进睡袋,盖上棉被、毛毯、一大堆的衣服,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开始关注到白板上的提示。上面写着“延绵不绝觉知出入息,打开业结,带你走向最高的福祉”。看来今天的练习不仅要缩短心飞走的时间,而且要努力做到“绵延不绝”。老师布置给我们的任务是去觉知出入息和皮肤之间的接触点。也就是说你得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气息与皮肤的接触点。
我依然很用心地练习,努力让自己对于呼吸的觉知变得“延绵不绝”。为了保证晚上共修和听开示的体力,我午睡了半个小时。在下午共修时间时,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让意识钻进身体”的感受。彷佛有一个小小的我完完整整地跑进了自己的身体,而且可以在身体里面环顾四周。这时候,我的出入息变得格外清晰。我突然发现我的出入息的接触点是在左边的鼻孔处。原来我呼进呼出的气只是在左边的鼻孔热闹着啊。这种宁静让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完全沉浸在对于呼吸的感受中,彷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这个呼吸可以被感受到。
虽然我依然能听到周围的声音,但是它们退的好远。钟声响起,我依然不愿意从里面走出来。大家都去休息了,我一直静坐着没有出来,直到第二次钟声响起,我继续静坐着参加后面的共修。
整个内观禅修的过程中,我有过几次相类似的体验。这些体验让我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定静。也让我接收到了一些来自超意识的启迪。不过这并不是内观的目的。
第三天,白板上的提示变成“转化你的身业,转化你的口业,转化你的意业,是法的本质”。经过前两天的练习,最初的新鲜感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考验来临。练习依然辛苦,但是后面的路还很长。
老师说,最容易逃跑的是第二天和第五天。看看周围的同修,至少我们都闯过了第一关,很不错哦。不过第三天的练习需要更专注:在鼻子的三角区和人中区域,你要去不断不断地开发对于这个区域的觉知力。
觉知力是被开发出来了,我的痛苦也随即到来。我的过敏性鼻炎虽然在内观期间没有发作,但是病根显然还在里面。觉知力没有被如此开发的时候,我还以为我的鼻炎已经接近痊愈,结果这么一观,三角区好像被灌了铅一样地沉重起来。而且越观越重,越观越沉。沉到我感觉好像有石头拽着我的鼻子在往下拉。
老天啊,我积了什么业在我的鼻子里了啊?我忍不住要去问自己。老师说,你不要去管它,就对它保持着觉知觉知觉知觉知。
恩,好的,我努力做到觉知觉知觉知,觉知着石头拉扯我的鼻子。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哦,呵呵。更严峻的考验在后面等着我呢。
每个人都在修自己的功课。环顾四周,没有人可以分担谁的痛苦,因为每个人都在承受着自己的“业”,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注意力拉回到每个当下,仅仅去关注呼吸,仅仅去关注自己的身体,静静地关注。
其他的,一概和自己无关。

内观之旅(4):勇敢的战士
第四天,终于要正式学内观了。
内观中心的早饭比我平时的早餐要丰富,每天变换不同的粥,还有三四个配菜,点心有馒头或者炒粉干之类的。有时候会有一些咸菜,我就会更开心,呵呵。
每天早饭后,是我去看白板提示的时间。今天的提示显然与前三日有所不同。
“能控制言行举止,皆是善事。但是能控制心——才是真正的勇敢战士!”
怎么样?从这字里行间感受到一点挑战了吧?
继续看:“今天是内观日,下午3-5点不准离开禅堂,要正式教授内观静修。”
是,遵命。
下午三点,葛印卡老师正式在CD机里教授内观法。我们已经熟悉了他的声音,很慈悲很有穿透力。老师先带领我们用巴利文举行接受内观法的仪式。
现在我们来说说内观吧。
内观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观察,观察如其本然的实相,而且不是别人的实相,是你自己的实相,也就是“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身,认识自己的心。
伟大的佛陀发现了身和心的结合点:感受;他寻根究源发现感受就是所有烦恼的根源。他从感受作为切入点来认识身和心,并且通过内观彻底切断了烦恼的根源。
那么,感受是如何成为痛苦的根源的呢?内观就是要让你自己通过亲身的体验去发现并拔除烦恼的根。也就是真正去找到离苦得乐的解脱之道。不是在知识层面找到,而是在体验层面去经验到。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用老师的话来说:对自己的心,做一次深层次的开刀手术。

内观第一步:从头观到脚。
当老师开始教授这个方法时,我的注意力就跟着老师的语言提示慢慢地在身体上移动。也许你不相信,但这却是真的:每移动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腾起一股火热的感觉。从头到脚,就像一股火焰,慢慢开始被点燃。
灼热、刺痛的感觉一一地流淌过意识经过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意识流过下腹部的时候,我的子宫强烈地刺痛了两下。就两下,没有了。然后就接着燃烧到其他的部位去了。
第四天的晚上和第五天,就一直在练习从头观到脚。老师的教导是先可以从大块大块地面积为单位,比如整个头顶为一个单位,整个脸为一个单位,整个肩膀为一个单位……有感受了就马上移动到下一个单位,没有感受就停留1分钟,1分钟以后依然没有感受,也移动到下个单位。就这样不断地从上到下,从上到下,然后慢慢地把每次移动的区域变小,比如头顶可以分成四个区域,脸部可以分成六个区域……
最重要的是,不管你观到的是什么感受,不管你有没有观到感受,你的心一直就保持着平等心。
什么是平等心呢?
我们来看看第五天白板上的提示吧:
“坚定地静坐,上午、下午、晚上三个共修时间,不能变换静坐的姿势。”
“平等心是平衡的心,是没有贪爱和嗔恨的心,是愉悦的时候不盼望留下,不愉悦的时候不盼望离开的心。”
“真正的恒河、贾母那河、色拉瓦帝河是戒、定、慧,当这三条清流汇集时,涅槃就呈现了……”
大家可以认认真真地看看这三句话,这是整个内观禅修的核心和灵魂。
中心规定不能记笔记,为了背下它们,我在白板前站了很久。不断地看,不断地看,牢牢地把它们记在心里。
通往涅槃的路上,平等心一路护卫。而平等心,就是内观禅修要达成的一个重要成果。
平等心怎么来呢?就从心灵的开刀手术来。
一旦正式开始内观,你就会体会到你过去所有累积的业都保存在你的身体里。我以前听一位灵修者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细胞就是一个众生,每个细胞都是你的业”。
我现在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我的肩部、背部、颈部的疼痛和紧绷开始慢慢地呈现出来。就像钢丝捆绑着我的身体,它们其实就是我过去累积的焦虑、紧张、恐惧、愤怒,捆绑着我的灵魂。
当这些症状呈现出来时,我们如果依然用紧张、焦虑、恐惧、愤怒来对治的话,那么它们只会越来越严重,并且不断地在你的潜意识里得到强化,成为越来越紧越来越无法挣脱的捆绑。
老师的教导是:用平等心来观察它们。用一颗平衡的、平和的、安静的心,看着它们。感谢它们,让你得以拔除你过去累积下来的贪爱和嗔恨。
于是,我努力保持一颗平等心,安静地看着它们。看着看着,这些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沉。后来,我慢慢试着带着这份沉重和刺痛,开始慢慢把注意力移到其他的部位,虽然,要经过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些沉重感会逐步逐步地消失。
用老师的话来说:你去观察,无论是疼痛、跳动、刺痛、麻、胀、热、冷……它们只是在不断不断地生灭生灭生灭,它们只是无常无常无常地生灭……

内观第二步:观察从脚到头。
第六天的提示牌上写着:“众生啊!努力奋斗燃烧吧。渣滓烧尽,纯净才会显现。黄金只有通过坩埚的淬炼才会纯净。”
说的没有错,身体的的确确感受到了燃烧的灼热。
今天的练习和昨天相个反:从头观到脚。从脚观到头的时候,你会有一些特别的感受,因为这时候的觉知不像从头到脚这么顺溜,而是会出现一些不顺畅和“虚”的感觉。这种“虚”不是虚弱的虚,而是一种无法把控精微的意识的感觉,也就是意识和感觉不太受自己的控制,你的意识不是那么踏实地落在身体上,而是好像在“游离”,所以不是结结实实的觉知,而是有点虚的游动。
这种无法踏实的觉知让我到浑身浮现出一股焦虑感。这是我非常熟悉的感觉,以前做一些需要注意力非常集中的事情比如数数、看电子版的书籍、一些精细的技术活,有时候就会浮现这种无法掌控的焦虑,它会引发我的背部和腰部紧张不安以及很强的不适感。我需要不断地弯腰扭动身体来释放这种不安和紧张,以致影响到我的专注力。
同样的,我现在学会了用平等心去观察这份不安和紧张。安静地观察和觉知,尽量不做任何的反应。老师说,你的习性反应不是贪爱,就是嗔恨。这种贪爱和嗔恨并不能帮你解决痛苦,反而会加深你的习性反应。
舒服的时候,容易引发贪爱;不舒服的时候,容易引发嗔恨。
不做任何习性反应,才是真正摆脱痛苦的根源。
好吧。那就在上上下下的扫描间,努力保持不做任何反应吧。安静地看着自己身体里的风起云涌。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特别的感受。
自从去四川做过灾后心灵援助后,我经常会有一个联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被活埋在废墟中,忍受着疼痛的折磨并且动弹不得的话,我的心理会不会崩溃?后来看马利亚·葛莫利的自传时,也看到她这一生最恐惧的就是被活埋,结果她还真的在台湾遇到大地震。她描写了她当时的恐惧,我对于这种恐惧感感同身受。因为我也一直恐惧被活埋。但就在这次内观的“疼痛煎熬过程”中,我有所感悟。我有两天的时间,一旦进入内观状态,疼痛和沉重就开始捆绑我的上半身,动弹不得,又疼痛灼热难忍,甚至我怀疑我的身体是否被拉扯得变了形,但我的确做到了纹丝不动地静坐着,丝毫不动弹,丝毫不畏惧。只是静静地观着这些感受。

感受是感受,我是我。
于是,我知道了,如果我遭遇到强烈的不幸,那么,惟一能够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用一颗安静的平等心,看着这些感受和痛苦。只是看着,只是看着。
这就是平等心的训练。平等心的获得,需要强大的勇气和耐心。但是你一旦获得它,将会让你受益终生。
在沉重和轻松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成功和失败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愉悦和痛苦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得到和失去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灼热和寒冷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健康和疾病之间,保持平等心;
在生存和死亡之间,保持平等心。
…………
于是,你才有希望成为“能控制言行举止,皆是善事。但是能控制心——才是真正的勇敢战士!”
让我们都来做勇敢的战士吧!




上一篇:内观之旅----周煊
下一篇:内观之旅----周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