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之旅----周煊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4 1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观之旅(1):“万里长征”第一步

我的内观之旅刚好横跨了2009和2010的首尾交接,所以那天和同修的朋友们开玩笑说:我们从2009年修到了2010年,已经修了两年哦。
  还是从2009开始说起吧,呵呵。
   12月29日是我从上海出发的日子。给家里人打了几个电话,又给元旦会回上海的儿子留了封信,提前问候他新年好,并告诉他一个人在家时遇到什么问题该打什么电话,把物业、110、外公外婆甚至舅舅的电话都给他留了一遍,呵呵。虽然他是一个很独立的男子汉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因为以前不管怎么样,他遇到任何情况至少可以打电话给我,但这次不一样,我是彻底关机10天。就算是这样,我的内观期间,还是因为姑妈找不到我,而把寻人电话兜了个圈子。
  然后,我拖着一个对我来说是很庞大的箱子出发了。我第一次带着这么大的箱子外出:里面装着睡袋、小毛毯、棉睡衣、被套、坐垫、手电、餐具、茶具、小靠枕、最简易的洗涤用品以及一大堆的换洗衣服。因为内观中心的邮件中说因为洗衣设施有限,要求带够10天的换洗衣服。我很听话地按照邮件中所列的清单带上了所有该带的物品后,犹豫着要不要再带个电热水袋,但因为怀疑那里会不会很方便充电而没有带上,这是唯一让我后悔的没有带的物品,因为那里确实很冷。后来实在冷的时候就把热水灌在密封的水杯里放在被子里取暖。
  原本打算在厦门过一夜后再坐车去长汀,然后再直接去南禅寺的。但在网上查了厦门的汽车时刻表后,发现我到厦门的时间如果准点,刚好可以接着厦门去长汀的一班车,所以我打消了在厦门停留一个下午看看鼓浪屿的念头,而是直接去了长汀。事后证明这个决定好英明,因为后面的鼓浪屿之行显得更有趣一些,此乃后话。
  我事先在网上查阅了关于长汀的一些介绍,在笔记本上记下了网友评价比较好的四个宾馆,所以车到长汀,虽然已经是晚上7点多,而且天还下着毛毛雨,但心里还是很有底地让出租车司机直接送我去星期八公寓。司机说那是个旅社,要不还是去烟草大酒店吧。我一看名单上也有烟草大酒店的名字,就答应了。
  烟草大酒店的条件还可以,价格也不高,只要150元。房间里很有福建特色地配有一套茶具,可以泡小型功夫茶喝。我放下行李后出门逛逛,顺便吃了一碗粥,上了一个小时的网吧。很自觉地自动缩短上网的时间,因为第二天晚上就要开始正式上课了,今晚要好好休息一下。
  第二天上午是空闲的时间,因为报到时间是下午2-5点。我想1点钟左右到南禅寺,打听了一下10分钟就可以到那里。所以我可以花半天的时间先逛逛长汀县城。
  不逛不知道,一逛的确吓了一跳:长汀城不大,却是这么“有头有脸有名”的地方!
  它,不仅被誉为“共和国的摇篮”、“红色小上海”,而且还是“客家的首府”!

内观之旅(2):从喧哗到宁静
出租车把我带到南禅寺的大门口,路上遇到了好几个人,我猜想也是来内观的吧。
还没有开始报到,先到的人就在一个茶室里休息。我拖着行李走进茶室,刚放下行李,眼睛就遇到了另外一双眼睛。她在向我打招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不认识她。
她起身走过来,告诉我她认识我,一直在等我。我猜想她一定是QQ上和我聊过的莲音,她说过她也是参加这期的内观。因为她进过我的博客,所以很容易就认出了我。
她是在这里迎接我的人,走的时候也是她在厦门机场把我送上了飞机。更有缘的是,她居然也是高爱的朋友,来自河南漯河。我们一见如故,而且交流深刻,意外的收获在后面的文字中继续分享。
茶室里的人渐渐多起来,虽然大家都尽量轻声说话,但还是压不住热闹起来。
报到的时间到了,我和莲音,还有一个和我们同在一个QQ群的智勇一起拿起行李往报到处走。智勇曾经在内观群里邀同行的师兄,我看没有人应他,就出来说:我是师姐,呵呵。佛门同修互相之间都称师兄,我却师姐师姐地叫,一看就知道不正宗,不管了。
一到报到的门口,我们就男女有别地分开了,一别就再也没有说过话,甚至好像到内观结束都没有再见过面。我想他是真正找到他要找的师兄了吧,呵呵。
报到的时候要重新再填报名表,然后要回答一些关于“你是否愿意坚持留在这里10天参加内观”、“你是否可以坚持不离开营地”、“你是否愿意遵守中心的所有行为规范”之类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要书面回答一遍,而且还要面对面跟工作人员回答一遍,以示坚定的决心。
我当然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是”,不过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学员来了后根本不知道需要遵守这些行为规范的。后来和我们同行游鼓浪屿的军军就属于对内观规矩完全一片空白的人,对于手机、现金、食品、笔记本等等贵重物品或涉嫌可能破坏行为规范的物品要交给工作人员统一保管的规定大为质疑。
不过质疑归质疑,遵守规定是必然的,更何况,规定不是为了为难我们,而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从俗世中走出来,过几天真正意义的洁净、清净、安静的生活。这实在是很难得一求的离世生活啊,不容易。
在等待办理手续的过程中,我又认识了和我一样是上海来的章。她给我递名片的时候,我笑着说:我以为这里不可以给名片的。我们闲聊了几句后,就坐在一边看别人聊天。其中也来了几位真正的出家众。我的眼光基本是跟随几位出家众的,因为好奇。
报到在餐厅里进行,到现在为止还是一片喧哗声。章悄悄跟我说:幸亏是要禁语的,否则受不了。我笑着点点头,明白她的意思。
虽然我带了所有的物品,不过中心还是提供了很多物品可以供我们自取:洗干净的床单、枕套、被套、餐具、脸盆等等,一般都是旧生留下来的。
我的房间在二楼的楼梯口,和另外一个从河南来的女学员一起住。看来我和河南还真有缘。
我们从一开始就遵守禁语的规定,所以几乎就没有说过任何的话,一直到第十天开禁后,才聊了彼此的工作和简单的学习经历。
房间里的生活设施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有烧开水的电水壶,有茶几、衣柜、独立的卫生间、热水淋浴器、阳台和晒衣架。房间里有好多电源插座,呵呵,我后悔没有带热水袋来哦。
安顿好行李后,我们到餐厅用简餐:素面。味道很不错。餐厅里有一块牌子上写着“所有食物都来自旧生的捐赠,请吃多少取多少,不要浪费”。是的,要懂得惜福。这一点,一定可以做到的。
旧生可以在报到时就进行捐赠,因为他们已经是获益过的学员。但是新生不可以马上捐赠,如果要捐赠,也要等到获益之后才可以。
听葛印卡老师的开示才知道这个规矩是为了所有的新生能够真正地体验到什么叫过“被供养的日子”,被供养的人就可以真正地放下自我,也会更加精进地用功。这是很难得的一种波罗蜜的积累,尤其对于在家众来说,平时很难真正过上这样被供养的日子。所以珍惜这样的机会吧。
晚餐后,事务长和法工们(她们都是旧生自愿申请来为大家奉献10天的免费服务的)就在餐厅里给我们讲需要遵守的行为规范,并且参观了休息时间可以去散步的地方和范围,以防犯规。然后开始分号、排队,准备进入禅堂。出家众排在最前面、旧生其次、新生在最后。
终于轮到我们这一组学员进禅堂。我是小组的第一个,从一楼走到二楼时差点要走错路拐到二楼阳台去了,幸亏楼梯口有法工站着双手合十迎接并指引我们。到四楼的楼梯口,需要脱掉鞋子,穿着棉袜走过垫着泡沫板和塑料地毯的楼梯和阳台,走进四楼的禅堂。
禅堂里气氛很宁静,很肃穆。学员8人一组按次序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这时才发现男学员也和我们在同一个禅堂共修,只是从那一刻起,我们已经被规定学员间的眼神也不要去接触。禁语包括禁言语、眼神、手势等等所有的交流。不过后来的几天时间里,我还是悄悄违规去寻找了一下男生中是否有熟悉的身影,因为我想找找另外一个NLP同学王政是否也来内观了,他在我的QQ上留言说也参加这一期内观,但我打他电话,居然提前关机了。还真被我找到了,呵呵。
一进禅堂,我的眼睛和心灵就被台上两位内观助理老师给吸引住了。也许是氛围的烘托,也许是无声的力量,两位老师看起来是如此的宁静、祥和。虽然他们看起来年纪已经不轻,但是在台上带领大家一起共修的禅定功力可真不小。
我轻轻地在自己的坐垫上盘腿坐下来,盖好毛巾,披上毛毯,打开心灵,开始去全然地感受这份宁静和祥和。
第一个晚上,要举行三项仪式:
1、皈依三宝:佛、法、僧。佛代表觉悟的人;法代表自然法则;僧代表决心净意的人。
2、正式接受葛印卡老师教授观息法;
3、持戒。新生持五戒,旧生持八戒。五戒是“戒伤害任何的生命;戒偷盗;戒邪淫(不正当的性生活);戒妄语;戒吸毒和喝酒。
仪式是由葛印卡老师带领大家用巴利文来表述出来的。这之后,老师才开始正式教授我们观息法。





上一篇:内观十日 开悟人生
下一篇:内观之旅----周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