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是通过什么方法治愈心理疾病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7 11: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所有的心理疾病全部源自被压抑本能欲望的转换过度和错误转换在潜意识中形成的错误暗示“搞的鬼”,因此治愈心理疾病的方法有二:一是删除潜意识中已经形成的错误的暗示,治愈心理疾病。二是重塑“转换模式”,即重塑人格
  下面分别加以论述。

一、如何删除导致心理疾病的潜意识,进而解除业已形成的疾病性心理行为?
  下面先看一个经典案例。
  在弗洛伊德书中描述过一个叫做安娜的患者。安娜对水产生了恐惧而一度无法饮水,只能通过食用多汁的水果来解渴。对这一点她感到很痛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然而在一次与治疗师布洛伊尔(弗洛伊德的合作者)的谈话中,她突然愤怒地谈到,有一次她到家庭英语老师的房间中看到了一个非常令人恶心的场面:英语老师的小狗——可怕的畜生,正在喝一个杯子中的水。当时她感到异常愤怒,然而出于礼貌她一言未发。自此以后安娜就无法再饮水了。让人感到惊奇和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次“无所顾忌地表达了压抑已久的愤怒”之后,安娜竟然喝了很多水,所有的症状都被彻底治愈了。而且从未再犯。(顿悟)
  为什么安娜会被治愈?按照精神分析的解释是:由环境(狗饮水杯中的水)刺激出来的本能欲望(愤怒)出于礼貌(社会规范),让安娜把这种愤怒和恶心给“生吞了”,即给压抑了。然后这种本能欲望的愤怒就转换为了神经症(癔病)——即让安娜无法饮水和恐惧水。假设当时安娜痛责一顿她的家庭教师和痛打一顿小狗的话,安娜就不会患上无法饮水的癔病。
  那么,为什么安娜后来的“宣泄”会彻底治愈这种神经症呢?

  (注:癔病=神经症=心身疾病=心理疾病。暗示分自我暗示和他人暗示;自我暗示或他人暗示有时也被直接称为“暗示”;如同一袋米是由米粒堆积以来的一样,如果把潜意识统称为一袋米的话,米粒就是“自我暗示”。有时也把“一粒”自我暗示称为“一粒”潜意识)

  若要理解这点——即为什么宣泄可以治愈心理疾病,必须先要理解“催眠后暗示”现象。

什么是催眠后暗示?
  催眠后暗示是催眠师给予一个让被试(被测试者)在催眠后觉醒状态下发生反应的暗示。清楚地说,催眠师对被试施加一个暗示,然后使其遗忘施加暗示的过程。最后被试在觉醒后,即在清醒状态下,就会对这个暗示内容自动地作出反应的现象。例如:
  例一:催眠师对被试说:“一会我会把你叫醒,醒来后当听到拍手声音时,你就会不可抑制地大声开始唱歌,当然你会忘记我说的这句话,但是你会认真执行这句话”。这样,催眠师就在被试潜意识中植入了一个“听到拍手声就开始大声唱歌”的暗示。结果,当被试被叫醒后,即在清醒状态下,催眠师一拍手,被试就开始不自主地唱起歌来。
  例二:催眠师对被试说:“一会我会把你叫醒,醒来后当听到有人说“苹果”这个词时,你就会去捏一下鼻子,当然你会忘记我说的这句话,但是你会认真执行这句话”。这样,催眠师就在被试的脑潜意识中植入了一个“听到苹果就去捏鼻子”的暗示。结果当被试被叫醒后,即在清醒状态下,当催眠师在一句话中提到“苹果”二字时,被试就无意识地去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那么这种催眠后暗示现象与心理疾病有什么关系?
  首先、因为心理疾病都是由错误的潜意识“制造”出来的,所以要想治愈一个人的心理疾病首先就要删除一个人脑中错误的潜意识——即错误的自我暗示。因此删除一个人脑中错误潜意识的方法就是治愈心理疾病的方法。
  其次、在“催眠后暗示”现象中,被试无意识地去执行了某一心理行为(如听到拍手而去唱歌),但是在意识上,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这样做——即他不知道自己脑中竟然存在着这么一个暗示、以及不知道自己脑中为什么会存在这一暗示。
  同样道理,在心理疾病中,一个人很痛苦地经历着某些错误的心理行为,但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经历这些痛苦,也不知道自己脑潜意识中的错误暗示是什么,以及这些错误暗示是如“被创造”出来的。
  从以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催眠后暗示与心理疾病除了在潜意识中“被创造”出来的方式上不同外(一个是催眠师施加的,另一个是个人生活的特定经历和特定心理防卫行为共同作用形成的),其本质的“心理行为机制”——即都是由脑中潜意识激发出的行为机制是没有任何本质区别的。
  因此清楚地说,如何不让被试在觉醒状态下去执行“听到拍手声就开始大声唱歌”的方法就是治愈心理疾病的方法。那么如何删除这一暗示呢?——就是说,治愈心理疾病的方法是什么?

A\催眠治疗
  催眠方法很神奇,在催眠状态下,一个人会无条件地接受催眠师的暗示内容。催眠师即可以在被试潜意识中植入一个暗示,也可以删除一个暗示。例如催眠师对在催眠状态下的被试说:“你是一只狗。”这时被试不但会“汪汪地叫”,而且还会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走路。如果在清醒状态下,催眠师得到的“礼物”只能是“一记耳光”。那么如何用催眠术心理疾病呢?
  下面,通过“例一”来比喻说明。
  第一、假设由第一位催眠师对“被试”施加了一个“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暗示(这等同于任何一种心理疾病的发病机制),造成了被试患上了一种心理疾病:一听到拍手声就会不自主的去唱歌。这时被试很痛苦,就去找了另一位催眠师。
  (注:为什么被试没有去找第一位催眠师呢?因为在实际的心理疾病中,“第一位催眠师”角色由个人遇到的“环境刺激”所取代,因此此处以出现“第二位催眠师去治疗由第一位催眠师施加暗示”的比喻方式,目的就是为了更清楚说明“治愈心理疾病”的方法)。
  第二、第二位催眠师通过观察被试的心理行为反应,进而推断在被试脑中存在着一个心理暗示——“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暗示,所以当第二位催眠师决定采用催眠术对被试进行治疗时,就会再次将被试催眠,然后暗示说:“下一次听到拍手声就不要再去唱歌了”。结果被试会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再犯“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心理疾病。这种方法就是催眠治疗方法。
  例如:假设用催眠术治疗丽莎的手臂麻痹的话,就可以将之催眠,然后暗示说:“下一次做家务事时,你的手就会变得十分的灵活和灵敏。而且不再有麻痹的感觉”。如此,对于任何的心理疾病(抑郁、焦虑、癔病等)都可以采取这一个方法去治疗患者。而且都会有效。
  催眠方法简单直接易行,问题是弗洛伊德为什么没有继续像他的老师那样去采用这一方法治疗患者的癔病(心理疾病)呢?原因是:
  第一、弗洛伊德发现有些人根本无法被催眠;即便能够被催眠者,由于催眠的深度不够,因此治疗的效果大打折扣。
  第二、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催眠治疗的效果多是暂时的——治标不治本(为什么是暂时的,后面将说明)。

B\觉醒治疗
  下面还是以“例一”加以说明。在例一中,如果催眠师问清醒状态下的被试:“刚才听到拍手时,为什么会去唱歌?”被试会辩解说:“是自己听到了好听的乐曲,所以就去唱了歌”。在例二中如果问被试:“刚才听到‘苹果’时,为什么会去捏鼻子?”,对方会辩解说“是自己闻到了异味,所以就捏了鼻子”。
  清楚地说,意识拥有非常强大的批判性,这种批判性让意识绝对不会接受一个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即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现在请你回忆一下,你是否会相信一个你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因此意识为了保护自己,会给自己自动找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当然意识的这种高度的批判性同时也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障碍,即很难发现“自己的错误”。
  现在假设由第二位催眠师来治疗被试的这种“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心理疾病”。第二位催眠师会帮助被试通过“自由联想”的方式,让被试回忆与“拍手和唱歌” 有关的任何事情。然后在通过多次的“见面咨询”后,第二位催眠师会根据被试多次的由“自由联想”回忆起来的内容片段,通过如同“拼接图片”的方式,帮助被试最终把“病因”找出来——找出错误的潜意识(自我暗示)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既是让被试回忆起“第一位催眠师给被试施加‘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整个暗示过程”。
  进一步,第二位催眠师再帮助被试将自己的“病态心理行为(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与“第一位催眠师施加暗示的过程”在意识上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让被试在意识上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的心身疾病——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是由“第一位催眠师给自己施加暗示”搞的鬼(这就像阴谋被大白于天下一样),那么这时候,被试的潜意识中“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暗示才会随着被试自己的完全意识到而被彻底删除掉,被试的心理疾病也就被彻底治愈了(现在你就可以去想象一下,假设你是被试的话,当你清楚地回忆起第一位催眠师给自己施加暗示的过程,你是否会继续“受骗”?答案是:肯定不会)。
  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到:在第二位催眠师运用催眠治疗时,由于他不知道“第一位催眠师施加暗示”的整个过程,因此他只能改变被试的“表面行为(听到拍手不再去唱歌)”,由于没有从根本上删除错误的暗示,因此催眠治疗的效果也只能是“暂时的”。而觉醒治疗的关键是,催眠师会帮助患者回忆起整个的“导致疾病的病由(病所由来)”,由此就可以彻底删除潜意识中导致疾病的“自我暗示”了。
  那么,既然是能够回忆起致病的病因就是治愈的过程,那么岂不是任何人只要通过回忆起自己的“心灵创伤”就可以治愈任何疾病了吗?那么催眠师——这时应该叫“精神分析师”的作用是什么?

还是以“例一”来说明。
  被试对于“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心理行为是潜意识的,也就是被试是在无意识中操作的,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有时被试也会回忆起由“第一位催眠师给自己施加暗示”的过程,可是如果被试没有在意识上明确地意识到自己有一种“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心理疾病”,以及没有把这种心理疾病与第一位催眠师给自己施加暗示的过程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被试的“心理疾病”依旧会继续存在。
  清楚地说,如果没有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被试在意识上,就不会十分清楚地意识到“是催眠师施加的那个暗示而导致自己出现了‘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病态心理行为”,没有被十分清楚地意识到“病态的暗示”,那么这个病态暗示也就不会被“彻底删除”。
  进一步说,精神分析师的作用是帮助患者将“以前的精神创伤”与“自己的心理疾病”之间的必然联系,有效地提升到患者的意识中——即让患者十分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病由”,进而才能彻底删除之。
  例如:丽莎也许会经常回忆起她对父亲的怨恨和自己无法实现爱情的痛苦。但无论如何,丽莎也不会将自己手臂的麻痹与她的怨恨和痛苦联系在一起。这时分析师的作用是帮助丽莎将两者“意识化”——也就是帮助患者发现心中的“魔鬼”。
  再例如:安娜也会时常想起“小狗饮水杯中的水”的恶心情景和当时她的愤怒,但是安娜却没有治愈自己的“恐水症”。而只有当布罗伊尔帮助安娜将她所经历到恶心和愤怒与与她的恐水症在安娜的“意识上”有效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安娜才彻底删除了潜意识中“我无法饮水”的自我暗示。
  因此,安娜之所以会通过“宣泄方法”治愈“恐水症”,根本原因是布罗伊尔帮助安娜通过“意识到”两者之间(看到小狗饮水杯中的水引发的恶心愤怒与自己的恐水症之间的联系)存在着必然联系的方式,才让安娜最终在潜意识中删除掉了导致恐水症的自我暗示。否则的话,或者说更直观地讲,如果不是布罗伊尔起着一个关键指导作用的话,而假设安娜面对一棵树或一堆石头发泄自己的恶心和愤怒的话,安娜的“恐水症”是不会被治愈的。
  因此,精神分析治疗的关键——也是精神分析治疗的核心方法是:精神分析师帮助患者将导致疾病的潜意识,以及为什么会导致自己出现“病态潜意识”的病因找出来,即完全“意识化”,然后彻底删除错误的潜意识(不用刻意删除,因为完全意识化的当下,即被彻底删除)。
  另外,通过精神分析治疗的难点在于,一个人在意识上,是很难相信自己的某一特定心理行为是由自己脑中的某一个“自己根本不知道的想法(潜意识)”所引起的。尤其在心理疾病中,某些致病原因是违背常理和人们日常思维逻辑的,而这更让人无法相信和接受(例如:俄狄普斯情结)。
  例如:假设被试自己没有回忆起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脑中竟然会存在着一个“听到拍手声就去唱歌”的暗示,以及这个暗示是某位催眠师给自己施加的。再例如:如果不是通过弗洛伊德的分析,丽莎根本不会相信自己的手臂麻痹竟然是自己脑中一个违背常理的潜意识“搞的鬼”,当然更不会去接受自己脑中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因此在精神分析过程中,患者在意识上和潜意识中都会自动采取许多的阻抗。例如:精神分析师在洞察患者潜意识秘密的过程中,患者会产生憎恨、攻击、指责分析师是骗子等情况。
  比如说,精神分析师首先就要是一个拥有超强心理素质和实践经验的人,才会不断“拆除”这些阻抗,进而让患者一步步意识到“自己内心中的魔鬼”。正因于此,在精神分析过程中,许多患者会因为阻抗过于大而中途“跑掉”——即放弃治疗。
  由此可见,精神分析师的工作是十分繁重的,他要“见招拆招”,要学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分析技术和分析技巧(包括催眠、自由联想、对梦境的解释和多种暗示技巧),需要付出极大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帮助患者在意识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二、重塑“转换模式”,即重塑人格
  那么如何从根本上彻底治愈心理疾病,获得完美人生?答案是,需要重塑转换模式,即重塑人格。那么什么是转换模式?如何重塑?下面先看两个例子。
  在十几年前,我家一个邻居的三岁孩子,每当他想要一个玩具(或小食品)而没有得到父母的应允时,他做的第一动作就是“倒地打滚”,紧接着就是大声嚎哭(后来又发展到“以头撞墙”的程度),这时父母做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赶快将其抱起,马上满足其欲望。结果在“谋略”一次次获得成功后,在他的潜意识中就建立起来了一种“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就通过“自残”的方式实现欲望的“转换模式”。这就导致后来他与父母吵架时,由于在道德上他不能伤害父母,所以就自己照着自己的肚子刺了一刀。
  同样在十几年前,我的侄子也三岁,有一次我与姐姐和小侄子一同走路,结果小侄子被石头绊倒了,磕破了膝盖,而且流了血。我要去扶他,结果我姐说“不要去管他”,我姐只是回头看了小侄子一眼,然后示意我和她继续走路。你猜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侄子“欲哭无泪”,从地上爬起来后,摸了一下膝盖,然后就继续跟在我们身后走路了。其后我还发现,每当小侄子想要一个玩具什么的,总是先去亲她的妈妈,讨好一翻,然后再说出自己的“欲望”。前几天还在qq上与小侄子见了面,他看起来很“成熟”。
  同样是面对“欲而不达”的愤怒,为什么邻居家的孩子和我的小侄子反应出的心理行为是不同的?简单地说,当邻家的孩子面对“欲而不达”的愤怒时,在他的头脑中会有一个声音“暗暗地”告诉他:“你可以去倒地打滚和大声哭泣,这样父母就会同意你的欲望了。”当小侄子面对“欲而不达”的愤怒时,脑中会有一个声音“暗暗地”告诉你他:“倒地打滚是不行的,你只有让父母高兴,他们才有可能同意你的欲望”。

  从以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邻家孩子和小侄子的脑中都存在着一个在“暗暗地”指示他在遇到什么情况应该如何去做的“声音”。这个声音来自脑中的一个指示系统,因为这个声音是“暗暗地”指示的,所以称为“暗示”。而这个指示系统就被称为“暗示系统”。由于人们平时在意识上意识不到暗示的存在,因此所有的暗示都是“潜意识”的。暗示系统就是潜意识系统。进一步说,是这个潜意识系统指导着他们表现出不同心理行为的。
  那么在我们的脑中也存在这样的系统吗?现在请你回忆一下,当遇到一件事情时,你的脑中是否也出现过类似的声音在告诉你如何去做?
  例如:当过马路时,会有一个声音不断提醒你“快点过马路,绿灯马上就要转换为红灯了”;当钱包被偷了,会有一个声音立即告诉你“赶快去报警”;当中午到来时,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你:“好久没有吃米饭了,今天去吃吧”。当你与同事吵架时,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你“这个同事曾经对你很好,你要去宽容他”。如此,每当我们要去做一件事情时,脑中总是会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们:“你应该这样去做,应该那样去做,这个不行,那么不能动,我多么羞耻,我不敢去做,你不勇敢,你是一个伟人,你像一个缩头乌龟,你真是一个无能的人”等。(假设有人这么对你“明示”——你是一个无能的人,你绝不会同意对方的观点,也不会按照对方所示去做,你会很愤怒的产生抵抗,由于是自己对自己说的,所以自己会毫无抵抗、没有任何批判的接受这一点,这时你就会感到自卑。从这一点你就会更加明晰什么是“暗示”了)清楚地说,人人脑中都存在着一个暗示系统(潜意识系统),这个系统会在我们遇到特定环境时,告诉我们如何去做,这个系统也会让我们“莫名其妙”去喜欢一件东西。例如:有人很喜欢根雕,有人对之却不屑一顾。有人喜欢唱歌,有人却喜欢跳舞,有人喜欢台球,有人喜欢的是篮球。如此等等,我们一切的心理行为都是由我们脑中的“暗示系统”——潜意识系统决定着的。

  从邻居家孩子和小侄子的心理行为上可以清楚看到,面对同一事件(如欲望和愤怒),他们的反应是不同的。而为什么他们的反应是不同的?因为他们脑中的暗示系统是不同的。因为暗示系统是由许多单个的暗示集合而成的功能单位,这个功能单位会将外界刺激(或由个人本能欲望发出的刺激)转换为一个人特定的心理行为。所以暗示系统用另一句话来说就是一个“能量转换系统”。因此对于邻居孩子和小侄子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心理行为反应的原因是:他们对发泄愤怒和实现欲望的“转换模式”是不同的。进一步说,人与人之所以不同是人格的不同,因此也是“他们的人格不同”。从以上可以清楚看到:暗示系统=潜意识系统=转换系统=人格系统。
  那么什么是人格呢?
  简单地说,人格就是人的“格子”。“人”的什么格子呢?答案就是一个人面对怎样的环境时会作出怎样反应的“格子”。这些格子中都装了些什么呢?每一个格子中都装了由许多个自我暗示组合成的“自我暗示系统”。这样的暗示系统会对特定的环境作出特定的一系列的组合反应。例如:有人喜欢吃苹果,有人却对葡萄感兴趣;有人喜欢话剧,有人却对之厌烦;有人面对别人的侮辱会大发雷霆,而有人却付之一笑。
  因此,如同电脑的集成电路一样,人格就是自我暗示系统的集成——既是潜意识系统的集成,或者说是转换模式系统的集成。

  由于转换模式——心理防卫行为的不同最终决定了人格的不同。当一个人把自己愤怒和欲望转换为社会规范允许的行为时,他的人格就是“高尚”的。比如,彬彬有礼、义正言辞、铲奸除恶的心理行为。当一个人把自己的愤怒和欲望转换为“损人利己”、甚至“损人也不利己”的心理行为时,他的人格就是“卑劣”的。
  更清楚地说,高尚与卑劣不在于“本能欲望”而在于“转换模式”。那么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下面以“损人也不利己”的心理为例加以说明。
  当人们看到一个人不小心被椅子绊倒时——即出了洋相时,人们都在心中会“莫名其妙”地引发出快乐的感受,大多数人会大声笑出来。这种“幸灾乐祸”就是本能欲望的合理发泄。当然更进一步,人们会故意制造出此类事件的发生。例如,剧院里小丑的滑稽表演,任何在影视剧中出现的剧中角色被人“愚蠢”的场面都会引发观众的笑声,这都是本能欲望的合理发泄。
  就是说,你是个“生物”而不是个石头,生物性的本能反应会在你的内心中时常涌现现出某些不符合社会规范的、无耻下流的、肮脏不堪的、龌龊的、甚至让你在道义上宁愿死去也不愿意去实现的想法——例如强暴他人、憎恨最亲近的人、报复他人、让你感到无地自容的性欲望……。那么这些念头在脑中的闪现是正常的,因为“你就是他”。因此,当下一次脑中闪现某些让你感到十分羞耻的想法时,不要过分的去指责自己,因为不但是你,任何一个看似高尚的人——比如大学教授、牧师、和尚、市长或总统,在他们内心中都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脑中的想法比你更为“恶劣”和“无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大家都退回没有社会规范的原始社会,大家都跳回到树上,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讲,大家都一模一样——奥巴马无非是非洲一猩猩,而你和我就一个中国猴。当你勇敢地面对自己,承认自己是一个“生物”时,你就不会出现过度的“自责”而引发出自卑和过度抑郁,你也就不会每天生活在重度懊悔之中,由此你的心理疾病也就治愈了一半了——这就是精神分析追求的目标——现实、勇敢地面对和接受自己。然后选择健康合理的道德方式实现自己。

回过头来,现在我们再问,如何治愈心理疾病?
  因为心理疾病是在对“本能欲望”的“转换模式”中产生的(当然是过度的表现和错误的转换),那么,为了治愈心理疾病能不能彻底“删除”本能欲望而成为一个“完人”呢?
  为了清楚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高谈阔论,直观一点讲,现在你可以想象一下,有这么一个人,他对喝水和吃饭已经没有任何欲望了。例如你让他吃树皮或者喝马尿都无所谓;他感到活不活都行,死了也都无所谓;他像太监一样,没有性欲,男人和女人在他眼里无非都是一个“东西”而已;因为他没有任何欲望,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快乐,更没有了任何的愤怒、遗憾、恶心、焦虑、抑郁和狂喜之类的事情;他每天表情木然,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更不会去做什么好事。假设一个人没有任何本能欲望的话,一个人就变得如此情况!
  你觉得这样的人与石头或者木头有什么区别?像不像行尸走肉?你想做这样的“完人”——即完蛋的人吗?
  清楚地说,人是生物。只要是生物就有生物反应。由于人类的进化作用导致人脑的神经系统是生物界,也是全宇宙中最复杂的系统,因此也就产生出了最复杂本能反应系统,进而“泛滥”出本能欲望。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这些本能反应——也是本能欲望的集合。
  在精神分析概念中,弗洛伊德将人类的这种本能欲望系统用“原我”来表示。原我的意思是“本来的我”、“本质的我”、“生物性的我”——也即是“兽性的我”。所以本能欲望是不能被删除的,因为你就是“他”。如果把他删除了,你也就完蛋了。
  既然本能欲望不可被删除,那么我们看看能不能删除“转换模式”?
  还是直观地讲,假设没有转换模式,那么人们的野性都比奔跑的狼或者树上的猴子更残暴。一个人将变得毫无理性可言。例如,现在你既可以回忆一下你脑中曾经出现过的念头(如杀人、绑架、性侵犯等等),如果没有转换模式,这些本能欲念都将会真实的实现。那么这将多么的可怕!世界将会疯狂,文明世界将不复存在,人类也将最终灭亡。因此转换模式也不能被删除。

  既然本能欲望不可被删除,转换模式也不能被删除,那么如何避免由本能欲望对人类造成的心理疾病呢?答案是:第一是直接发泄;第二是合理的转换。

  第一、一个人绝大部分的欲望会直接被发泄掉,因为这些本能欲望是符合社会规范的,例如:饮食、正常的性行为、没有违背法律道德的愤怒、攻击(拳击、练武术)等。

  第二、通过合理疏导进行间接发泄掉。就是说,正常的、或者说对一个人伤害很小的疏导方式,对维持一个人正常生活是必须的。因此,那些不被允许的本能欲望会“转换”为跳舞唱歌、拳击游戏、写作、艺术创造(如升华)等方式被发泄掉。
  如果某些本能欲望没有得到合理的疏导(或者过度表现),就会导致“疾病”。例如:抑郁、焦虑、躁狂症和癔病等。因此疏导就变得至关重要。疏导的方式就是本能欲望转换的方式。所以,要想从根本上治愈一个人的心理疾病,就要删除以前错误的疏导方式,进而重新塑造出健康无害的疏导方式——这等同于说:重新塑造转换模式——重新塑造暗示系统——重新塑造潜意识系统——重新塑造心理防卫行为——重新塑造一个人的人格(此处被重塑的人格是指那些对人造成伤害的人格部分)。

那么,如何去重新塑造“人格”?
  从以上可以清楚看到:
  第一、人格=自我暗示系统=潜意识系统=转换模式=疏导方式。
  第二、任何心理疾病都是由“错误暗示”导致的,所有错误暗示又都是由“一组错误暗示”(例如通过自残实现欲望)制造出来的。这一组暗示构成了一个暗示系统。

  就像是一个机器出了毛病,结果就产生出了不良产品,而要想获得优质产品就要把机器修理好一样,“不良产品”就像是“错误暗示”,而“机器”就像是“自我暗示系统”。因此治愈心理疾病的关键是修正能够制造出病态暗示的“暗示系统”。
  那么如何才能修正暗示系统呢——就是说,一个暗示系统如何才能被“重塑”的?下面举一个例子说明。
  例如,当邻家孩子面对叔叔的拒绝时,他会像对他父母那样“故技重施”——倒地打滚,然而他会惊奇地发现“这一招对他叔叔不灵验”。因此,当他再次遇到叔叔的拒绝时,脑中就会有一个声音“悄悄地”告诉他:“在叔叔面前,倒地打滚是不行的”。因此,他的自我暗示系统,在他意识到,在叔叔面前犯了一个错误的时候,当下就被修正了——也就是,他面对他叔叔的“人格”被修正了。
  清楚地说,重新塑造人格——即修正暗示系统,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玄妙和复杂,实际上很简单:凡是当你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的时候,那么你的自我暗示系统都得到了“修正”。因此修正自我暗示系统的方法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用另一句话来说,凡是你意识到自己犯了某个错误的时候,那么你都在做着重新塑造自我暗示系统——即重塑人格的工作,只不过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重塑自己而已。
  例如:当你对某个事物的认识会发生改变的时候,这时也就是你的自我暗示系统中的某个暗示已经被改变了——也就是,你对某个环境刺激的反应发生改变了。

  既然重塑自我暗示系统如此的简单易行,为什么“心理疾病”还是比较难的被治愈呢?
  答案是:如同吃到鱼很简单——只要把鱼往嘴里放就可以了,而到河里把鱼抓到锅里是最难的事情一样,修正暗示系统是简单的事情——只要意识到“自己错了”就行了,而让一个人“意识到”自己错了——也可以说是意识到自己“错误在哪里”是最难的。

  难在哪里呢?难在以下两点:

  第一点是“自己看不到自己”。
  如果邻居家的孩子没有遇到叔叔的拒绝,那么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错误”。因此,没有一个“外力”来改变的话,任何一个人都是很难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最简单地说,就算是精神分析师自己也无法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例如:精神分析师也是人,同样会遇到心理问题。当他遇到心理疾病时,他很少会去分析自己,因为就像是“自己的刀削不到自己的把”一样,精神分析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无法看到自己“错误” 的(即便看到也很有限),所以精神分析师会去找另一个精神分析师来分析自己。即,当心理学家遇到心理问题时,他会去找另一个心理学家来治疗自己。
  另外,对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点不要有误解。这里的“本性”不是指本能反应或本能欲望。因为就像是人人生下来都有左右手和耳朵一样,人人生下来时,本能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这里的“本性”指的是一个人从小到大形成的自我暗示系统。“难移”的关键是“自己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请记住,“难移”,不是不能移,只是“难”而已。因此,只要一个愿意去被改变,那么人人皆可以被重塑,人人都可以被治愈心理疾病——人人都可以找回原来的自己,因为从一开始,任何人就都没有什么所谓的心理疾病。

  第二个难点在于获得正确的修正。
  凡是在你意识到自己犯了某个错误的时候,那么你的暗示系统都获得了修正。“修正”,更确切地说是获得了修改,至于说到,是向好的方向进行了修改,还是向更坏的方向进行了修改,这就要看你接收到的“知识”是否正确了。例如,当一个人认识到自己错了时,这时的错误并不一定是“真错”,他也有可能把“本来正确的心理行为”给修改成“错误”的了。
  例如:有人越学反而越焦虑、越学反而越抑郁,或者越学反而越痛苦,那么实际他所做的改变“不一定是对的”。
  譬如说,一个人本来很有自信,结果因为接收了某些“知识”而时常过于“谦虚”——不断暗示自己不如别人,由于不断“自惭形移”,就磨灭了原有的“自信心”。因此接收正确的知识和接触到人格正常的心理分析师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人们不知道何为“正”、何为“错”,就总是会处在“自我折磨”的漩涡中。
  从以上可以清楚看到,精神分析师的用处是,帮助患者发现“自己的错误”。而这比较难,因为,精神分析师需要通过长期的对患者的个人经历进行分析,洞察出患者“深埋着”的“自我暗示系统”。然后精神分析师再帮助患者将“错误的自我暗示”——即错误的潜意识提升到意识层面,让患者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由此也就帮助了患者重新塑造出健康的自我暗示系统——即健康的转换模式和健康的人格。
  清楚地说,当愤怒时你会去做什么?当某个欲望没有实现时你会去做什么?无论你会去做什么,你所表现出的心理行为实际都是一种“转换”。而当你意识到,你对某个环境的反应是不符合自己的生存需要时(对叔叔打滚是不行的),那么你就已经重塑了潜意识中的自我暗示系统了。当一个人在意识上,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在那个方面做出的反应是错误的,以及自己更应该如何去做出反应的时候,那么重塑也就成功了。





上一篇:精神分析督导案例编写格式与内容要求
下一篇:网易微访谈“身体知道心灵的秘密”实录(武志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