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师是干什么的?

[复制链接]
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5-3-27 11: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神分析师是干什么的?

  新一期的移情督导班如期开始,故人、新人聚到一起,满是期待
  一开篇秦老师讲了一大段话,王医生急切地报告了自己的个案,大家互相介绍自己结束。
  精神分析到底是怎么样工作,何以他会产生作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精神分析始终无法脱离对原始创造这个学派的长者的崇拜,很多文献、案例要引用创始人的话。对比来看,比如数学,人们只会看最简洁、美丽的论证,不会去管谁是第一个创作者。
  所以,学精神分析和用精神分析,讨论精神分析有很大的差别。我们怎么能够将临床上、生活中发生事情传递出来?传递的是什么?用什么来传递?
  来访者到我们这里来都是带着症状来的,症状虽然很明显,但是症状是一种固结,是无法被彼此理解的。我们将很多症状转化成术语是方便专业同行交流,但与来访者无关,他的痛苦并不因为有多少术语描述过了就减轻分毫。症状还是带给了我们一些指标,指引我们通过谈话去发现发生在两个关系当中,来访者的情感,他的恐惧、困惑、不安、负罪,只有我们理解了这些情感,症状才被翻译成了彼此理解的语言,也就是无意识到了意识层面。
  对于一个人来说,“事实”是什么意思呢?外部的事实与我们的心理事实相关,但并不完全相等。每个人的心理结构都要讲将外部事实进行一番运作。因此要将这些结构、运作表达出来并且被理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对于一个人来说,他所讲述故事,“真实”到底是什么,咨询师应当有自己的专业视角。我们最终的关注点就在于他形成以及正在形成的心理事实,而这个事实是可以被改变的,或者可以应对,再或者我们至少有一个姿态可以面对。对于我们任何人来说,捕捉到这个心理事实尤为重要,很多时候这个事实稍纵即逝,且模糊不清,怎么样能把它们形象完整化,困难重重。但这个工作对于任何人来说时时都在发生,所以我们才讲要沟通,要讨论,要头脑风暴,因为人与人的交流互动当中,彼此总是在修正、丰富、更改着彼此的心里事实。
  是不是说外部、客观的事实就不重要了呢?当然不是。心理事实总是以外部事实为载体的,也就是通俗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这个与外部事实有关的部分就是关于教化、文明、家庭的“不舒服”,但这个不舒服又说不清楚,表达不出来,最后只能以症状的形式来表现。对于个体早年的时候,这个“不舒服”是他所熟悉的情绪,但因为痛苦会回避、不接受,慢慢变成不熟悉。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要把这个不熟悉再重新变回到熟悉。让讲故事的人自己能够明白,他是带着怎么样的情感、情绪、需求一点一点地改写整个故事。而一旦这个熟的感觉重新回来,表达了内心的感受,故事完整了,表达也就完了,生活也会随之或多或少地发生改变。
  那么,精神分析是干什么的呢?弗洛伊德曾经说过,以移情为工作工具的就是分析家。所以,以此作为界定,就找到了我们的位置。也就是我们用移情工作,并且正在做,所以可以做。

心理动力学四种理论模式治愈原理或假设是什么?
  (1)内驱力理论:俄狄浦斯情结的修通。
  (2)自我心理学:防御的解除,社会适应能力的增强,人际关系更好和谐。
  (3)自体心理学:成熟地运用自体客体,自我价值感更强,自体感更加凝聚和统整、充实,不再空洞。
  (4)修通抑郁位,完成哀悼过程,形成新的好的客体。
精神分析师是干什么的?
去同济听了一次赵旭东老师的讲座
    一直听说赵很牛的,终于见到本尊了。
  我的时候比较晚了,赵老师已经开始讲。大致就是讲欧美国家精神科医生的构成、人数、床位等。
  羡慕的流口水的话我就不多复述了,反正是人家什么都是多多啦,谁让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呢。欧美国家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医院执业的各类医生很多都是心理学专业考取的,他们有处方权的。在一个就是人家的认证、培训真的是很严格。理论学习、临床实践、督导案例等等。毕竟是治病救人,马虎不得。
  我们国家劳动部有心理咨询师、卫生部有心理治疗师、教育部有高校心理咨询师。这些东西互相不认可,属劳动部的证考的人最多,也最烂。卫生部的证开设了近十年,才考取了几千人。
  所以说,什么东西到中国就乱了套。就会跟作假、权力、经济等一系列因素搞在一起,很难扯得开。听赵老师说他在最近的一个申请法案中,提出要让心理学背景的也可以考取资格证执业,获得处方权,让不同培训水平的人从事不同的咨询、治疗工作。当然,他自己对这个提案也不乐观。
  这个部分说实话,听起来挺乏味。后来报个案,发现大家就是大家,回答的还是头头是道的,既有理论支撑,还能有一个实践操作的“1、2、3”。听起来,赵老师比较关注焦虑这个症状,或者说社会现象。他认为现在的爷爷奶奶们和父母亲们一起制造了焦虑的儿童和青少年。
  赵老师讲了自己治疗焦虑症的1、2、3。1、接纳焦虑的症状,帮助梳理情绪反应、自主神经紊乱、行为不适应等通常被认为是主观臆想的躯体症状。2、开药。焦虑药、抑郁药和缓解心悸的药物;3、心理咨询。因为赵旭东是认知和家庭取向的。所以,通常很短,一般10次以内,基本在2、3次就搞定。在公办医院赵老师的门诊费是最高的,一次在600-800元,当然家庭取向的时间设置要长,通常可以自90分钟,而不是动力学取向的50分钟。
  最后一个感悟就是这个讲座来的人“质量”都很高,我旁边一个报个案的人居然是某个医院的专科主任,还有很多高校的咨询室的主任和老师。也就是不是都像我一样是听热闹或者听权威来了,确实都是带着东西来的。
  好吧,就这多,记一下。




上一篇:给想要放弃自己工作改学心理学的朋友一封信
下一篇:精神分析督导案例编写格式与内容要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 曾奇峰精神分析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